星期三, 12月 31, 2008

生命跳針

2008最後一天在三個不同的城市遊蕩,嘉義、雲林顯然比台北冷多了,我想是因為空曠因素使然。

前日晚餐很幸福,因為Flying和他朋友讓身為貧民的我,體驗了一晚貴族氛圍,平日我只能在外圍望著內圍的生活,雖然羨慕著內圍的悠閒與幽雅,但我知道這與我目前的身份格格不入,彷彿Brooklyn居民羨慕New York City東區的上流社會,儘管生活在同個城市,卻是不同世界。

昨日是我從事教職以來,最驚恐的一天。午休一片寧靜中突來的騷動,伴隨著驚恐的數分鐘,在我朝不安的騷動走去,接踵而來的就是震撼時刻,一個學生痙攣倒在地板,我快步並迅速的抱著倒地的學生、並護著學生的頭部,他四肢顯然是痙攣造成僵硬,在不斷抽蓄呻吟中我試圖與懷中的學生對話,但是他一點回應都沒有,此時趕緊請學生立即請校護與主任協助,他抽蓄、呻吟、顫抖、四肢僵直、眼睛上翻,詢問在旁的學生,此學生是否發生過類似的情形,學生異口同聲的表示從未曾見過此情況。

癲癇,我猜想是癲癇發作,一直試圖跟學生對話,他顯然沒能控制臉部肌肉,亦或者他此時進入迷離狀態,在他呻吟、痙攣趨緩時,然而眼球更是往上吊,這樣的情況讓我更緊張,莫非學生撐不住就要失去意識了;不禁讓我想起以前隔壁班的同學,畢業旅行回來後隔日就癲癇發作死亡了,我害怕懷中的學生發生什麼意外,更是急得不得了。

直到校護與主任到了教室,協助讓學生臥躺在桌上,我詢問校護是癲癇嗎?校護也不知所措的表示此學生未曾有過前例,學生痙攣與抽蓄已經緩和、而全身癱軟,此時學生終於可以用點頭的方式與校護做簡單的回應;十多分鐘後家長趕來,無奈的家長透露無可奈何的神情,表示已接受診斷治療,也去廟裡祈求平安,但是家長似乎刻意隱瞞學生的病情。

校方派人與家長將學生帶回靜養,此時機會教育告誡學生,爾後要多關心注意此位同學,若有類似情況該怎麼處理;放學後立即上網搜尋癲癇發作緊急處理方式,以補足這方面的知識,總而言之,實在是令人驚恐的時刻,簡直生死一瞬間!!

在2008年12月,發生了很多事情,希望2009年有一個好的開始,也許從這一秒開始,幸運就來了!

-------------------------------------------------
台灣癲癇之友協會
兒童癲癇協會
台灣癲癇醫學會

星期日, 12月 28, 2008

Darkness

早晨厭厭然的起床,腦子裡浮現前一秒夢境中的紊亂,錯綜複雜的薜荔,氣根狠狠釘入白色的牆面,攀附整牆的墨綠,營造鬼影幢幢與陰森寂寥,也許在某個轉角,將會遇見讓人錯愕與驚悚的畫面。

在斑駁的古宅門後,躲藏一群黑夜惡靈,當陌生人唐突的驚擾,它們不客氣的籠罩天際,烏雲罩頂的黑壓壓,且眼裏會射出光箭,往無禮的莽徒瞄準,亦或者用那噬血的利牙囫圇吸吮。

我藏進山壁裂縫裡,以躲避史前猛獸的攻擊,可是牠卻守在洞口,並猛烈的鑽向洞口,企圖用前額巨齒把狹小的裂口擴大,我只好拼命的往深處退,深怕一不小心就成為猛獸裹腹的點心。

幾個場景不斷的交疊出現,個個都是充滿急遽壓力的氛圍,輪番的凌遲,折磨我消彌殆盡的堅強。惡夢是真實上演,美夢卻虛幻飄渺,有時候夢裡的情緒一直延伸到夢醒,整個人筋疲力竭,彷彿一口氣登上百嶽般整個人虛脫癱軟,跌坐在地毫無力氣。

現實生活已是殘酷無情,百般侵略,沒想到夜裡得以逃避的片刻,卻無法喘息竟繼續防禦。

星期日, 12月 21, 2008

距離

就像眼裡進了沙,眼淚不停;就像切洋蔥的刺激,眼淚不止;彷彿爆裂的消防栓,那樣狂洩。

有時候我也不想要這樣,不過我一直在堆砌城牆,一道一道的藩籬,把自己關在沒有人可以找到的地方,那麼頓時覺得安全;習慣黑夜,白天就顯得不自在,吸血鬼晝伏夜出,披上黑色披風,戴上黑色面具,恣意的狂妄。

在解開衣衫後,赤裸的胴體,毫無遮蔽一覽無遺,你用肌膚問好,我用舌尖握手,用彼此的體溫衡量熱度,用彼此的心跳測量頻率,用唇舌探索著高巒萬壑,用指尖來回耕耘,埋下未知的種子。

你我早已經是背道而馳的左右,身體這麼親密,可是心卻是那麼遙遠,儘管你依偎在我懷裡,我卻不能肯定你的真實。躺在沙發,望著窗外,陽台上的黃金葛惹了一片綠,可是臺北的天空總是滿天灰,兩種顏色那麼衝突,無法成就一幅美景!

聖誕紅

Loki的攝影棚舉辦「聖誕紅交換禮物Party」!!
聖誕紅照片→點我

聖誕聚會-10
聖誕聚會-8
聖誕聚會-9
聖誕聚會-7
聖誕聚會-5
聖誕聚會-4
聖誕聚會-2
聖誕聚會-1
聖誕聚會-3

星期五, 12月 19, 2008

窩心的學生

一個小男生跟我說:「老師,我愛您!」
還追問我:「老師,您教那麼久的書,哪一天最快樂!」言下之意暗示我,他們班最乖、最聽話。

其實我心情一直不好,聽到學生說愛我,我確實高興好一陣子。老師的快樂,很多都來自於體貼的學生,被學生熱情圍繞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星期六, 12月 13, 2008

段落

我想是心累了,中午躺在床上睡著了,睜開眼睛天已經黑了,喉嚨乾得發火,左肩膀不知名的痛楚,夢反覆真實,不知道會不會和夢情節一樣,我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一個人走在陌生的街上,突然好想找一個人說話,可是卻又不想讓他看穿我的心思,那種矛盾與掙扎,在在交錯著。在每個句點後,又會重新開始一個段落,隨著逗號、分號、刪節號等,發展出另外一個情節的故事,原以為可以落下句點結束,卻又無奈的開始。

想要離開遠遠地,讓自己放逐,就像天空的雲,任由風的帶領,那樣恣意自然,如果能隨著風飛過那層層的高山萬巒,我想眼前會是一片開闊。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是因為我與眾不同,而是你們與眾不同。

想要的往往不能成真,只存在一種虛無飄渺的想像;孤單彷彿臉上的鬍渣,不能斷定在哪一秒開始就出現了,隔夜更是狂放荒唐!

星期五, 12月 12, 2008

紅色氣球

蕁麻疹又犯了,身體無法控制的發燙、雙頰脹紅,就像吹得鼓鼓的紅色氣球,只要再吹一口氣,就要脹破。

凌晨五點竟全然沒了睡意,窗戶還是一片黑,黑夜如同包裹我身軀的棚帳,我心裡有個底,也非初次那樣的不知所措,我知道黑夜的感覺,也嚐過黑夜為我準備的毒酒餿菜,難以下嚥的滋味留在乾涸的喉嚨,灼熱著。

有時候會懷疑著,是我不夠好,或者是我做得不好,我常這樣捫心自問,有時候非戰之罪也是一種罪,儘管淪為代罪羔羊,旁人也只能輕聲嘆息。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虛偽,明明有些話該說出口的,卻只能嚥入腸肚,冷暖自知。

逆光是刺眼的,而陽光卻是耀眼的,只是方向錯誤了。也許我一直存在某種平和,所以成為一種沒有固定形體的液態,息事寧人,也許我該學著野貓豎起毛髮,表現出不可侵犯之姿,對方才會退避三舍。

我從不寄望能獲得些什麼,因為那都只是奢求的幸福,我一直告訴自己是幸福的,只是缺乏了一種圓滿,而那也是我一直渴望的。

星期日, 12月 07, 2008

陌生人

洗完澡,在鏡前換了幾套衣服,最後挑好衣服裹上圍巾,穿上長大衣,一切都就緒後,突然不想出門了,胡亂編個牽強的理由,於是又把穿好的衣服一件件脫下。

心情改變的像是曇花開落,一週沒刮的鬍子讓自己更顯的頹廢,早上醒來一頭亂髮,誤會自己是在地下道醒來的流浪漢,偶爾還可以嗅到油垢味,蒼蠅在頭上盤旋,彷彿飢渴的禿鷹,等待時機啃噬死亡的軀體;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死了,行屍走肉的遊魂,三魂七魄飄散了,只剩下一縷清煙,邪靈已佔據多時。

眼神如黑夜般的誨暗不明征征然,有時候強迫症發作,覺得全身很髒很癢,一直搓揉著身體,覺得千萬隻惡蟻,在身上恣意的攻略,用那大而厚實的獒牙撕咬著皮膚。

落寞的時候,最怕在路上遇到熟人,尷尬寒暄的交談,從臉上細微的表情一覽無遺無所遁形,失意的時候,習慣低頭走路,像似鬥敗的公雞,抬不起頭來,只能用餘光看著四周。

我喬裝著希望沒人能認出自己,我佯裝自己很愜意自然,可是卻逃不過你的銳利雙眼。

星期三, 12月 03, 2008

不想待在台北了

從部落格訪客計數器發現,某個網友在搜尋引擎輸入關鍵字「不想待在台北了」,而連結到我的部落格。

到底是怎樣的理由讓人想離開台北?國片「海角七號」主角阿嘉的不得志?或者像羅大佑嘶吼「台北不是我的家」?也許你如同王文華愛情小說「我的心跳,給你一半」的對白「你幾點離開台北?要不要我找人送你到機場?」

每個人想離開的台北的理由不盡相同,也許想離開愛情、逃離傷心、試著流浪,儘管理由千百種,似乎都脫離不了「溫暖」的原因,因為失去了溫暖,所以心冷了,彷彿台北的十二月天,寒流頻傳下探低溫,縱使穿上羽毛外套、裹著圍巾、戴著毛帽,也無法讓心暖和起來。

四爺:「能夠離開台北是一種幸福!」有些人上台北是為了找尋一種幸福,若在台北找不到所謂的幸福,於是又起身往下一個地方尋找幸福吧!朋友問:「明年你還會在台北嗎?」我也不知道是否會繼續在台北生活下去,儘管一個人在外生活了十幾年,有時候還是會想家,覺得台北離我家好遠好遠。

也許偶爾會眷戀,但是我知道那只是因為我的情感渲染了。

星期三, 11月 19, 2008

臺北詩歌節

劉哲廷告知座談,希望能參加,於是找了BONNIE一起去,以為會像之前活動場面冷清(畢竟詩是小眾),所以找我撐場,誰知道有點擁擠,只能窩在一旁坐著小板凳。
詩-2
詩-1
詩

星期一, 11月 17, 2008

側拍

我在幫VIVI拍時,黑龍在旁側拍。
側拍

拍照常笑場,因為我們一致認為表情超假!因為平常根本不是這樣!
側拍-1

星期日, 11月 16, 2008

星期六, 11月 15, 2008

可愛的學生


徵兆

夜裡因夢而驚醒,嚇出一身冷汗,窗外還是一片黑,而我的思緒也濁而不清,連續數日,夢總是糾纏,欲劃清界限卻無能為力,我是被夢駕馭的手下敗將只能俯首稱臣。

以為天亮了,你就會離去,誰知曉你只是躲在暗處窺探著我,我卻渾然不知;我偶然的轉身,你旋即隱身人潮,你跟著我亦步亦趨,我彷彿是草原上的幼鹿,是母獅眼中的肥肉,牠只是在等待出手的時機,而我一步步瀕臨死亡,卻尚未察覺警訊。

星期三, 11月 12, 2008

不起眼的美麗

平凡無奇的事物也存在著一種美麗,只是你尚未發覺罷了!
平凡的美麗

哆啦A夢與逃避

逃避,算不算是消極的自我保護方式?

「哆啦A夢」是一種逃避的想像。
vivi

未來還有多遠

雨彷彿柵欄般,把我圍困在無助的空間。
雨彷彿箭茅般,千刺萬扎在脆弱的肌膚。

有時候,覺得沒有未來。
未來,是聾是啞是盲,害怕、惶恐又無助!



星期四, 11月 06, 2008

小朋友的創意

自然課,利用撿拾的落葉設計圖案。

此外,今天教大附小上課,隱約可以聽到鳴笛聲,下課時學校周遭道路都被拒馬封鎖了,圍城也把我圍住了。

創意
創意-1

星期一, 10月 27, 2008

愛情勒戒

以為不會上癮,所以我肆無忌憚的吞噬,一而再再而三,享受那種迷茫飄飄然,彷彿沈浸在霧中那樣。

直到有一天,我上癮了,想要的時候嚐不到,就開始全身不自在、坐立難安,甚至出現了幻覺;不可能會出現在同一個場域的東西,突然間全都出現了,昨夜夢見「台北101」被太空梭撞倒了,記者隨即在災害現場連線,沒想到其中一個記者還是我的前同事,那樣時間、場域,胡亂安排。

以為在夢中才會顛倒是非,才會錯亂場景與角色,沒想到夢境竟然延伸到現實生活中,妳無時無刻的出現,或坐或躺或臥,妳就這樣賴在我身邊,不過我知道我病入膏肓,出現了幻覺,我只要伸手一撈,就馬上可以戳破眼前的假象。

每一次我都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了,從今以後我會過著沒有你的生活重新開始,可是上癮,豈能馬上就斷,每每下定決心,卻輕易的被摧毀,敵不過孱弱的意志力,於是又沈淪了,我想我中毒太深,必須靠某些強制性的控制,才能脫離目前的自我麻木。

我咬著牙、沁著汗、流著淚、身體不斷的顫抖,臉上的五官扭曲不成人形,彷彿頓時沒了空氣,或吸到毒氣,那樣痛苦到瀕臨死亡,在斷氣掙扎的前一刻。

請把我的手腳綑綁,也把我的心掏出來、大腦剖開,不需要用麻藥,讓我面對這樣的痛楚,因為妳是無法掌控我的,我只是一時迷離,才會步入你的陷阱,妳給我的快樂,只是膚淺短暫的。

明知道不好,卻又無法把持,是不是該強制勒戒,重新開始!

星期五, 10月 24, 2008

四萬元

我把裝有四萬元的紙袋丟上已開的火車,而我卻來不及上車在後面追趕著,直到火車消失在我的視線,我慌張了,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因為這四萬元對於窮人的我而言,何其重要。

這四萬元是我省吃儉用好幾個月存下來的,這四萬元我可以吃上好幾個月,這四萬元可以讓我還八個月的助學貸款,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做好多好多的事情;我慌張的打電話給臺鐵的工作人員,希望能找回這四萬元,可是他們來回找了好幾回,還是沒見著那裝有四萬元的牛皮紙袋,而我恨死那個拿走我四萬元的人,開始生自己的氣,為什麼會把錢先丟上火車?

夢中,我都急到想哭;醒了,鬆了一口氣,幸好只是一場惡夢。

四萬元對陳水扁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零頭,黃睿靚吃幾頓飯就花光了,陳志中飛一趟美國都不夠;而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吃八百頓飯,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往返嘉義66次都還有剩,這四萬元對我還來說可比陳水扁的四百萬還重要,因為他好像有好幾億,而我存款卻寥寥無幾,助學貸款還要還三年。

上個月中了兩百元發票,讓我欣喜若狂,盤算著這兩百元足夠我一天的三餐,這意外之財已經讓我開心許久,而樂透好像不眷戀窮人般。

星期六, 10月 18, 2008

Doreen's wedding

Doreen專科跟我同校,後來一起考上長榮翻譯成為同班同學,她是一個愛笑的女生。
Doreen-1
婚禮

星期五, 10月 17, 2008

Rainbow

原本心情是沮喪與失望,但在步出大樓後,看到天空一座超大彩虹,頓時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

昨天,你也看到了天空的彩虹嗎?
rainbow-1

星期五, 10月 10, 2008

I adore you

Volvo XC90廣告歌曲Melpo Mene / I Adore You,這是一首具有吸引力的歌曲,低聲吟唱有點像呢喃。

----------------------------------------------------------------------------------
莫維平翻譯,送給喜歡這首歌的人(轉載翻譯請註明來源)。

I adore you
我愛慕著你

Lost in a daydream of blue
迷失在藍色的白日夢裡
And I feel so free
我感覺如此的自由
And then It's like I fall from the sky
於是我彷彿從天而降
Everything that I see is you
你是我眼裡的一切
And you should know that I'm
你應該知道我的存在
Thinking about what you said
思索著你曾說過的隻字片語
When you held my hand
何時你才會牽起我的手

Oh I adore you
喔!我愛慕你

Now we are older and
現在我們逐漸變老
Things disappeared somehow
事情悄然的消逝了
And I was thinking that maybe
於是我思索者
We'd stand a better chance If we met today
倘若我們今日相逢,我們會有更美好的命運
I find myself talking to sharks
我發覺我獨自與鯊魚對話
On my way to an island and still
我的目的地是座島嶼

I adore you
I adore you
I adore you

I was young I was old
不管年輕與否(無時無刻)
And we were in we were out
不管陷入或抽離(無時無刻)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t all
我見我想見
I wanna die I wanna die
我甘心此刻死亡
Sweetheart Sweetheart
甜心!甜心!
I thought I saw I thought I saw a light
我想我看見了曙光
See it now see it now
就在此刻

星期四, 10月 09, 2008

用愛打敗不景氣

這樣的善解人意、體貼的女孩,讓人心動。

------------------------------------------------------------
她說,情人節提早過,玫瑰可以多買一點,大餐可以多吃一些。
她說,電影院豪華情人座,沒有我肩膀舒服。
她說,我親手做的禮物,才是全球唯一限定版。
她說,喜歡我騎車勝過開車,因為,她可以一路緊緊抱著我。
她說,有時候和我待在家裡,比出門更浪漫。

我是鄉下人

新生開學時,同學Simon看到我的穿著打扮,誤以為我是台北人,所以先入為主認為我不好相處;朋友Gary站在對街看著我,然後告訴我,你看起來像台北人,不像鄉下人。

人總是有些刻板印象,未審先判的定奪,我們總是以常理的判斷,而妄自下了結論,彷彿某些刻意安排的劇情一樣,你認為是兇手的對象,往往卻是代罪羔羊的受害者。

也許某些形象,容易塑造出某一種氛圍;也或許是某一種特質,讓人可以清楚感受到某些氣息。在愛情故事裡,每一個角色都有既定的形象與個性,故事結構永遠不變,只是換了場景與名字,結局永遠千篇一律,儘管有些作者會刻意安排,多種不同的故事結局,還是跳脫不了某種模式與框架。

在訪談敷米漿時,他說在寫小說時會將某些朋友,刻意互換彼此的名字,也就是在同一個名字,卻產生了不同的個性,也就是類似某些靈魂互換的劇情般。簡單來說,把林志玲布蘭妮(Britney Jean Spears)名字互換,林志玲頓時從端莊、睿智、美麗的形象轉換成驚世駭俗、失常、脫序的迥異個性,塑造出一種戲劇性。

在愛情裡,我是鄉下人,土裡土氣、笨手笨腳、不起眼與平凡,很容易被忽略了。

雙魚座的男人

別人說雙魚座的男人,是一個濫情的戀愛高手,可是為什麼我這隻雙魚卻愛情滯銷,在愛情乾涸的海,靜待死亡。

德國電影「這個男人,女人要!」(The man women want / Mann, den Frauen wollen, Der)再次談到好男人、壞男人哪種特質的男性較受女性青睞,同時也間接證實「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個愛情理論,美國一項科學研究也指出,「黑暗性格分數越高的男子,女人緣越好。」

電影男主角Max體貼、愛做家事、仁慈,是一個擁有好男人特質的男性,儘管受到外人的讚許,卻缺乏女人緣,於是他改變好男人的形象,成為桀傲不馴的壞男人,卻能擄獲芳心,贏得眾多女性的青睞,不過結局還是好男人終成眷屬。

女人在說:「好男人不是結婚了,就是GAY!」卻同時廣發好人卡,實在令人矛盾。可能是我不夠好、也使不上壞,所以不能像壞男人一樣,把女人玩弄於股掌;也不能像電影主角一樣獲得青睞。

星期六, 10月 04, 2008

見面後座力

你有沒有那種經驗,在赴約的路上開始懷疑,為什麼要見面?

見面,只是一個開始,那麼接下來呢?你要的只是單純的見上一面,還是為了見面的後續發展?有時候,思緒總是比動作慢半拍,當打電話約了對方見面後,開始反問自己,為什麼要撥這通電話,為什麼要約見面,到底想要怎樣的結果?

也許,我真的只是純粹想見一面;也許,我也期待些什麼,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想見面。可是為什麼心中會泛起一種矛盾的想法,見了面又如何?突然想起朋友在聚會結束後告訴我,他不想繼續和某人見面了,因為喜歡對方,可是卻不能做些什麼時,每見上一次面,心裡就會糾結一次,害怕心中那種複雜的情緒,所以他決定不想再繼續見面了。

其實,見面只是單純的一種動作,可是我們總會預設、想太多,所以見面也不再單純了,成為一種情緒糾結的開始;不過,我跟我朋友不一樣,儘管心中會有所糾結,我還是會想見面,因為見面讓我開心,那怕分開後的失落。

初次見面是數年前,希望下次見面不是數年後。

星期二, 9月 30, 2008

感動人的文章,就是好文章


去年,任職的雜誌社主編,跟我說我寫的稿子一點都沒新聞性,好像在寫教科書、論文,問我研究所到底都學了些什麼?讓我有點難過、沮喪與挫敗,但也提醒了我。

今年,寫了很多愛情觀點的文章,可是我一直沒進入愛情。今年,住在台北,可是我一直還沒愛上台北這個城市,感情還在培養中。

書寫一直是我喜歡的手部運動,我從不覺得自己會寫,充其量只是愛寫;但是文章貴在感動人,能讓讀者感同身受,那麼就是一篇好文。

希望我寫的文章,能讓你認同,也許沒有新聞性,但希望有那麼點可讀性,謝謝!

星期六, 9月 27, 2008

第二次

這個念頭,早在十幾年就有了,只是一直沒辦法付諸實行。

七月二十日,我終於鼓起勇氣做了這件事情,因為我想要改變的念頭,在我斑駁的軀殼裡早已蠢蠢欲動;九月二十七日,早上八點三十八分,我走兩個月前走過的同一條街與巷,雖然稱不上識途老馬,卻也熟悉整個模式與步驟,我知道流程與程序。

在我深呼吸後,第二次廝殺就開始了,我可以聞到血腥味,我閉上眼睛,讓熬夜的身體得到一點解放;一陣一陣的痛楚,偶爾神經不自覺的抽動,或眼淚反射的流下,我咬著牙,但是眉頭還是微微的皺起,當我醒來,我已無法站穩,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灼熱的疼痛,這次我草草的離開現場。

有時候會盤算,這樣值得嗎?可能會有某種程度的後遺症,是的,我開始害怕在白天外出遊走,只能等夜幕才悄然走出。改變是為了換得些什麼,是否也失去些什麼,如果哪一天你發現我變了、不一樣了,那是因為我希望你發現我的改變與不一樣。

喜歡的照片

唸研究所時狠下心花了一萬多買了生平第一部相機,於是我開始拼命拍照的生活,甚至連閃光燈都被我閃爆了。

這一張照片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之一,每次看到這張照片都會覺得很浪漫,可能是背景的顏色很柔和,或許盤子的葡萄散落的很自然。
love

星期四, 9月 18, 2008

六度分隔的緣分

在網路場域中,滑鼠是我們的雙腳,而超連結就是一種未知數的機會與命運,我們一天瀏覽的網頁不計其數,而每一個超文本的連結,都息息相關與環環相扣。

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只透過網絡連結,不相識的兩個人可藉由六個人的連結關係,頓時可以發覺微妙的牽引。我曾經閱讀某個部落客,他刊登了一篇「尋人啟事」,希望藉由網路超文本的連結關係,找到些微的蛛絲馬跡。

網路場域的低門檻機制,每個網路使用者都可以隨意的進與出,且透過超文本連結瀏覽無數。大學時候,我認識一個網友,我們透過電子郵件聯繫,彼此交換訊息許久,相談甚歡;久了,失去了聯繫,時間也經過了六、七年。

去年他曾偶然的在我部落格留言,讓我喜出望外,近日他加入我的即時通訊軟體,於是我們又重逢了;失去消息這麼久,卻因為另一個部落客的好友連結,所以這位失聯的網友意外發現了我,於是我們有再次交談的機會。

透過網路連結,竟有種失而復得的喜悅,是種非預期的緣分,莫非這是一種六度分隔的緣分。

星期二, 9月 16, 2008

愛情切入點

愛情是從朋友慢慢醞釀成戀人?還是跳過朋友階段,直接從陌生人變為戀人?

原以為愛情應該是漸進式,而不是跳躍式。我很難理解,當對一個人還不熟悉時,為什麼就可以談愛?愛情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麼分秒必爭搶時間的活動,兩個人可以直接談情說愛,直接從戀人的身份才開始瞭解與熟悉對方,所以當苗頭不對就可以馬上抽離?

我一直對於在還不認識對方的前提下,就直接表白希望對方成為自己的另一半,這種本末倒置的事情感到費解,這樣對於愛情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有點輕挑。不過愛情本來就沒有規則,在講求效率的現代,也許沒有人願意耗時間去卻確認一段愛情是否萌芽,於是就直接了當速戰速決。

對某些人來說愛情是漸進式不疾不徐,然而對有些人來說愛情從哪個點切入都可以,也許肉體運動後再慢慢談情說愛,愛情沒有絕對,只有接受與否。

星期六, 9月 13, 2008

中秋不快樂

週四下班,在光復北路與南京東路口,天空下起驟雨,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我希望路上所有的車都閃開,所有的紅綠燈這時候是暢行無阻的綠。

在離家只剩下幾十公尺的轉角紅燈倒數讀秒慢的可以,我看小綠人還不拔腿快跑,我只好躲在樹下躲雨,但是大雨還是從樹葉縫篩下,潑灑在我身上,眼鏡佈滿了雨水,模糊不清,等小綠人開始拔腿快跑,我也很不得飛也似衝進住的公寓。

從電梯裡的鏡子看全身濕淋的身體,挖背背心從已呈透明狀白襯衫印出來,雨還是從髮根直直落,下著小雨,回到房間脫掉白襯衫、背心、西裝褲、內褲,公事包隨手一扔在地板,換上乾的衣服。

夜裡喉嚨痛了。週五午後到國道客運搭車南下過秋節,才午後二時,火車站、國道客運早已人滿為患,本以為避開下班時間應該可以順利買到票,誰知道排了好長的人龍,終於等到我買票時,售票小姐才告訴我票全賣完了,那麼我白白等待跟著人龍排隊,顯然是白癡行為,而且我還上當了兩次,後來終於在第三家客運公司等到了補位上車。

高速公路一大塞,這時強颱辛樂克外圍環流已經開始作用,下起了大雨,使得高速公路成了龜速公路,為什麼回家都這麼難。下嘉義交流道,我哥來接我,同去年一樣,我又去我哥他們公司烤肉,今年裘海正夫婦沒來,不過人還是一樣多,移到室內廠房烤肉,炭火燻煙、煙火與香菸,混著風打散著在廠房內,讓我想吐。

今早醒來,喉嚨更痛了,現在身體開始發熱。

星期四, 9月 11, 2008

彩虹

雨過天晴,美好彩虹。

rainbow

海角七號,操!台北!

有多少外地人,想在台北做些什麼、有點什麼;可是又有多少人能順遂的做了些什麼,或是擁有些什麼。

海角七號的主角阿嘉,在台北奮鬥時日,沒能擁有些什麼,於是憤恨的離開了台北,放棄自己熱愛的音樂,回到家鄉過著平凡的生活。去年我得到一份很喜歡的採訪工作,於是離鄉背井,從窮鄉僻壤的雲林鄉下,懷著一份希望與夢想來到了台北,卻因為某些因素離開了採訪工作,礙於現實從事一份不喜歡的工作至今,我一直試圖找採訪類型的工作,卻不得其門而入,於是我想放棄離開台北。

台北,是一個充滿機會與夢想的城市,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人湧入台北,尋找一份機會與實現夢想;然而台北也是一座殘酷、現實的城市,又有多少人能撐過殘酷現實的無情壓榨,夢想不被消磨殆盡,而放棄呢?前陣子,起了離開台北的念頭,心想既然在這無限可能的城市,都不能滿足我的渴望與實現我的夢想,留在台北也失去了意義,那麼在什麼城市工作也無差別了,我是想放棄,離開台北隨便找一份工作,就此罷了。

阿嘉是幸運的,有一個支持孩子夢想的老爸,也重新獲得舞台,更得到了愛情。而自己呢?是否也能得到機會,回到自己想要的路上呢?而愛情是一個陌生人,從不曾與我熟識。

星期二, 9月 09, 2008

你是主流的嗎?

一個人的長相,也區分主流與非主流。

主流的市場大,獲得的迴響也多;非主流顯然是小眾市場,畢露襤褸。在愛情的世界裡,主流的永遠受到矚目,美女不乏追求者,帥哥永遠不缺女伴。帥哥、美女彷彿蜜糖,背後總跟隨著死忠的跟屁蟲,外貿協會更是與日遽增。

非主流的小眾市場,儘管口味道地、料多實在,卻總是乏人問津,每日孤單寂寞陪伴,中秋更是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窘況。非主流,需要靠一點點機會與命運,需要身材補強,或是幽默、隨和、特色、善解人意,等待伯樂的賞賜,也可能姜太公釣魚苦候多時。

非主流的人,一旦成功,會有堅強的擁護者,陳綺貞就是、鄭鴻儀也是、蔡康永也是、盧廣仲也是,他們在某些特質上擁有非主流的小眾市場,卻能屹立不搖、獲得支持。

網路小說是主流的,詩是非主流的小眾,所影響的層面不同,渲染力卻是一樣的。

星期一, 9月 08, 2008

我知道你來過

儘管你沒留下隻字片語,但是我一直知道你的存在。

沈默的、隱身的常常被忽略,被忽略並非不存在或不重要。口若懸河者往往比不擅言詞者易於凸顯,辯才無礙者往往比張口結舌者易於獲得掌聲,表象拙劣者看似遜色,卻擁有一定的價值。

譁眾取寵者眾,常人總是著眼於出色、華麗、聰慧、俊美者,總是錦上添花更加一筆,的確彰顯者容易吸引眾人目光,因而獲得重視,攀龍附鳳更是人之常情。獲得掌聲的我會默許,不再隨之起舞鼓譟,而樸實平凡的我會試者瞭解體會。

花,色彩奪目,香氣逼人,然時日不多;木,色彩中性,清幽淡然,卻聳立百年。人何嘗不是如此,外表俊美、漂亮者,容易聚焦,也常被捧在手掌心,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外表醜陋、平凡者,容易被摒棄,也常遭逢不平對待,無一倖免。

儘管你沒留下隻字片語,但是我知道你來過了。

星期六, 8月 30, 2008

九份之旅

Max said “It was the first time, I had fun over there.”

Vivi 說:「沒有事先計畫的出遊,陰錯陽差的去了去九份;就這樣的意外發現,原來旅行也可以很輕鬆。感謝這些可靠的朋友,你們是我人生的休息站,有了你們我又可以繼續的往前行。」

繼三月阿里山之旅後,隔了五個月我們才有這次的九份之旅。我第一次去九份,對我來說一切都很新鮮,有朋友一起更是加分了。

沒想到Max & Vivi那麼感性的表達這次九份之行,反而是自己沒那麼多的情緒,只是感覺很充實、很滿足!!我想這也是大家聚在一起才能營造的滿足感!


VIVI
green
vivimax
TWO

星期日, 8月 17, 2008

深夜遇見堅強的勇者

深夜在街上看到一位視障朋友拿著手杖,在路邊來回摸索探詢,一下子撞到停在路邊的機車,一下子因地面高低落差而踩空,顯然這個區域對他是陌生不熟悉。

看他手裡提著一袋飯盒和飲料,想必是出來買宵夜。
莫維平:「需要幫忙嗎?你要去哪?」
視障者:「請問這是北五出口嗎?」
莫維平:「這裡是南七出口。」
視障者:「可以麻煩你帶我到北五出口嗎?」

沒有方向感的我,北邊在哪?我竟然還向他問北邊有什麼建築物或標的物,頓時覺得自己很白癡,明眼人還向視障者問路。
視障者:「附近有一家銀行。」
莫維平:「喔!」

於是我領著他,找著北五出口。
莫維平:「你還沒吃晚餐?」
視障者:「肚子餓,我偷溜出來買東西吃。」
莫維平:「偷溜出來?」
視障者:「我在上班。」
莫維平:「哪方面的工作?」
視障者:「客服。」
莫維平:「怎麼自己一個人出來買東西?」
視障者:「一個人又沒關係。」他用堅定的口吻說著。

我覺得他一定比我堅強,換做是我一個人在路邊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一定很著急,也一定很慌張,不過他卻用篤定回答,他一個人也行,不一定要依賴別人。

莫維平:「你幾歲了?」
視障者:「你猜。」
莫維平:「20幾歲?」
視障者:「25歲。」

他循著我的步伐、節奏,穿過了紅綠燈,終於找到了北五出口,他說北邊比較熟,南邊就不熟悉了,他跟我道謝,說到北五出口他就可以了,於是我就離開了,不過我不時的轉頭看他,他一下子撞到障礙物,一下子又踩空,真讓人擔心,我在對街關心他是否能找到回去的路,幾次的迂迴,他終於進去了上班的大樓。


台灣的無障礙空間真的需要改善,路上都沒有設導盲磚,對視障者來說,這樣的空間好比在伸手不見五指的亞馬遜叢林冒險,那樣的危險;他很堅強,我也要堅強。

星期二, 8月 12, 2008

愛無法說出口

愛如果無法坦蕩蕩的說出口,只能默默的放在心裡,那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愛了一個不能愛的人,愛上一個不能說愛的人,那種內心的煎熬,彷彿雙唇被縫上了鋼線,喉嚨被強灌了硫酸,啞了無法自在的表達,當言語成了一種束縛,成為一種撒旦的語言,一開口就成了淵藪,將被打入地獄那般無奈,所以只能把愛情在心中挖掘一個洞穴,用厚厚實實的無奈深埋。

愛了一個不能愛的人,愛上了一個不能說愛的人,那種無奈、悲哀、苦痛、忿恨與快樂交織的錯綜複雜情緒,是混沌的、是混亂的,有種明知不可為卻無法控制的焦躁不安。天使與惡魔的愛情天地不容,悖理違情的愛情,承受了世俗強加的枷鎖,彷彿判了死罪的囚人,犯了天理不容的滔天大罪,必須接受碎屍萬段、五馬分屍的懲罰。

離經叛道的愛情,難道不是一種愛情嗎?只因為與眾不同而蒙受莫須有之冤?無法說出口的愛,是一種痛苦的愛,愛情雖不用大聲疾呼,卻也渴望被瞭解、被認同。

有時候,會覺得有種強烈的無奈,只因為愛無法說出口。

星期六, 8月 09, 2008

愛情出版品

愛情是一本過期的雜誌
內容豐富精彩
瀏覽翻閱後
滿足當下的感官
之後
就沒品味的衝動
似乎
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甚至成了廢紙


過期的愛情,味道變了。

愛情的精彩,像雜誌精選的照片,拼湊出美麗,而文字更讓你進入深層的愛情殿堂,那樣的意猶未盡,可是頁數一頁一頁的翻閱,從封面故事到封底廣告頁,愛情走到了最後一頁,闔上後這期雜誌就打入冷宮,已經失去翻閱的新鮮感與求知慾。

愛情若能像工具書,時時都需要它的存在、無法割捨,擁有絕對存在的價值,那麼就值得了。每一段愛情,都是一場聲嘶力竭、精彩絕倫的知識產物,每一段愛情都會讓你獲得一些經驗、知識,或者是成就,讓你領悟到許多人生未曾有過的感動與悲傷。

我一直渴望自己能成為白紙印刷出來的文字,儘管不暢銷,只有要人懂得文字的深度,深層意義,儘管只有一個讀者,那這文字就有存在的意義,也許我不是譁眾取寵的愛情故事,但我希望你能仔細的閱讀,同時也希望我能帶給你一些什麼。

星期二, 8月 05, 2008

低調

我曾對小寶說:「你感覺像7-11一樣到處都看得到呢!真有你的!」之所以會用7-11形容他,是因為各大文學網都可以見到他的蹤跡。

昨天他提起2006年,我曾對他說過的那句話,他在檢視省思7-11這個形容詞,自己是不是過於高調,應該趨於低調平凡才是。日前他與作家陳克華前往國家音樂廳觀賞表演,卻發現有人拿手機一直拍他,於是前往制止偷拍行為,反而被嗆耍大牌,因而感到有點難過。

一個人擁有了知名度,伴隨而來的是隱私權問題,我們都想保有自己的隱私權,不想赤裸裸的呈現在眾人面前,把自己的私生活攤在大家面前,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那將是難堪的、困窘的。

低調,有時候是一種保護色,免於成為箭靶與標的物,有時候過渡彰顯自我,容易成為眾矢之的,淪為被犧牲的無辜受害者;低調,有時候是一種防衛的態度,韓愈,字退之,古人都知曉進退是一種哲學,拿捏得宜才能加分,稍一閃失,馬上成尸米!!

愛情溜滑梯

愛,一定存在著某種極度強烈的元素、特質或是吸引力,不管是哪一種成分讓你無可自拔的陷入愛情漩渦裡,使你盲目的愛上了對方,最終都會因為過度摩擦,使得強烈愛的感覺逐漸消失殆盡。

愛上一個人的理由千奇百怪,也許是對方微笑時露出的酒窩、可能是對方皺著眉思考的神情、或者是對方分泌出sex hormones作祟,所以我們愛上了對方。也因為這些奇特的因素,我們對愛產生了執著,上了癮,愛上了;但是儘管愛是強烈的、堅定的,也會伴隨著誤會、摩擦與爭吵,也逐漸削弱了。

我從不相信破鏡可以重圓,畢竟發生的事情,實在很難用力氣去彌平,破鏡重圓還是存在著傷痕,摩擦與爭吵會使得彼此強烈的愛產生動搖,在經過數次、幾百次大大小小的爭端,這劇烈的震撼,彷彿冰山頂滾下的小碎冰,經過歷程的累積,匯集成巨大的雪球,至雪層無法沈載壓力而引發雪崩,一發不可收拾。

為什麼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沒有了感覺,除了科學研究指出隨著大腦分泌愛情的腺體停止後,人們便逐漸失去了愛情的滋味,此外,愛情也會出現彈性疲乏,久了也就不那麼在乎某些事情,而在乎的卻是之前可以接受的某些差異,時間久了反而無法接受與忍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