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27, 2007

宅男?

K朋友:「你是宅男!」
莫維平:「宅男?!」
M朋友:「是啊!你是啊!」


我一直以為所謂的宅男應該是熱衷於漫畫、電玩,看見女生會臉紅,一頭蓬鬆沒有設計的髮型,戴副厚重擦也擦不乾淨的眼鏡,T-shirt鬆垮垮像被大象穿過撐大了一樣,還有一雙髒髒的球鞋,一副不修邊幅樣的男生才是宅男。

沒想到我這種足不出戶也是宅男的一種。我不是戀家的巨蟹,只是不愛到處晃,沒事的日子裡,我是都待在家裡,除了出去買便當、買些生活用品,好像沒什麼特別的理由讓我出門。

不喜歡出門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應該不是國小,因為我還有常玩到很晚回家被爸媽罵的記憶,小時候也會跑到田裡面玩,也很興奮的坐過牛車,而從國中開始好像沒什麼到處跑的記憶;升上國中分班後課業壓力突然變好重,老師變得很兇,考試考不好都用藤條打,任課老師打一次、班導師又打一次,晚上又要晚自習,聯考越逼近,自習的時間越拉長,連升上國二那年的暑假只放了一週,剩餘的日子就在學校上輔導、考試、自修。

應該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不常出門了,我媽有時候都會說我像新娘一樣,意味著我總是待在家不出門,有時候也會問為什麼不出去,她讓我覺得男生就應該出去鬼混才是,這個情況到我上了專科,好像更嚴重了,認識的朋友、同學都到外地唸書了,沒有伴也不會特別想去哪,而且又是窮鄉僻壤的鄉下,所以假日從台中回家,我幾乎不太出門。

大學的時候,室友總是約我到處吃小吃,誰叫台南那麼多夜市、小吃,剛來台南很新鮮,就輪流到不同的夜市,夜市有輪休我們跟著輪番逛,小北夜市、武聖夜市、花園夜市,不過久了就失去衝動了,就不太想去逛了。

研究所的時候,每週跟同學聚會一次,到後來修了教育學分,讓我研究所時間填得滿滿,幾乎天天家教外,又要雙修兩個學位,有時候同學出去聚會卻沒聯絡我,因為同學總是以為我沒時間。Bonnie和我最常被研究所同學遺忘,因為班上只有我們兩個修教育學分,也只有我們兩個需要打工,所以跟Bonnie有種同病相憐的味道,後來我們就變成了好朋友了。

不管是不是宅男,有朋友最重要,我是這麼認為。

星期五, 1月 26, 2007

媲美越野競賽跑道的台灣道路

右手大拇指扭傷了,拜台灣越野競賽的道路所賜。

又不是技術機車選手,卻要在顛簸難耐、凹凸不平的障礙、坡段中行駛,今天我的機車跳躍落地,我的右手大拇指就硬生生被煞車把手拐了一下,從握筆寫字、洗澡、刷牙、打字都必須忍痛完成,讓我要過著左撇子的生活。

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為了去學生家上家教,而剛施完工的道路未清除路面,我就這樣在省道上滑行,幸好後面沒來車,不然我早被碾斃、命喪黃泉了;我站在路邊忍著疼痛,看著倒在一旁的機車,機車與我傷痕累累,心中湧起一股忿恨,工務局道路施工多時已造成交通不便,施工後竟未清除道路,因施工所遺留的砂石,導致我出車禍,當時真是氣炸了。

台灣的馬路是競技場地,除了障礙賽外,還是一場搏命演出的表演,凹凸不平的柏油路,以及落差像峽谷的水溝蓋,填了又挖、刨了又補千瘡百孔的極限跑道。每每我機車在跑道上出其不意的跳躍,如果是安全著地,慶幸自己沒有摔車,卻擔心我的脊椎受不受得了這一震,擔心我的小車車會不會耐不住。

除了機車騎士必須被迫參加越野競賽外,開車族也必須忍受愛車底盤的磨損,真是勞民傷財。只要因為這場強迫賽受傷、死亡者,均可以
國家賠償法第三條申請國賠,但首先必須蒐證。
1. 請立即拍下現場照片。
2. 請警察處理之。
3. 請至醫院檢查申請驗傷。

------------------------------------------------------
交通局「路平」專線:0800-099005。諧音「洞救救,洞洞補」。

星期一, 1月 22, 2007

靈異照片?

這是在澳洲求學的朋友在1月20日深夜12點左右,拍攝到疑似靈異照片。 據我朋友Archer表示,那是四下無人的深夜海邊。

拍攝地點:The Basin camping site, Ku-ring-kai National Park

【放大圖】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原圖(請按我

星期日, 1月 21, 2007

我們被中時部落格消費了

從中時部落格推出了「嚴選部落格」、「推薦部落格」貼紙開始,而部落客希望自己的部落格擁有某些方面的支持,來證明自己的創作受到肯定,參加了中時推出的評選機制。

但是當部落客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張貼「嚴選優格」貼紙時,同時也為中時部落格打廣告,利用強大媒體來背書評選優格,是一種最好的偽善策略,看似雙贏的情況下,殊不知我們讓中時打免費的廣告。

中時推出的「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又是另一種計謀,部落客基於榮耀的光環踴躍參賽,在評選階段紛紛在自己的部落格張貼活動貼紙,這又是一種免費為中時部落格打廣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種行銷手法,為了能夠在廣大的部落格中彰顯自己的地位,這是媒體的力量。

看似「魚幫水、水幫魚」的情況,殊不知我們都被媒體消費了而不自知。

解讀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

我們聽一首歌,也許因為歌曲的旋律引起了共鳴而感動,也或許是歌詞彷彿是自己的寫照心有戚戚焉感動了。

寫歌的人常把故事寫入了歌中,透過唱歌的方式訴說了一段經歷,前幾天聽陳綺貞的這首「旅行的意義」,沒想到讓我聽到了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一個癡心的女人,儘管男人風流的拈花惹草,卻只是靜靜的守候,最終分手的故事。

歌詞一開始就點出了男人生性風流,「你看過了許多『美景』」,這裡的「美景」是一種借代,指自己女朋友以外的女人。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這句話可能暗有所指一夜情,貪圖短暫的愛戀,卻遺忘了身邊早已經有了女朋友。

「你品嚐了夜的巴黎」、「你踏過下雪的北京」,這兩句點出了這個男人,花心的嚐盡各種類型的女人。

「你熟記書本裡每一句你最愛的真理」,男人的甜言蜜語,擄獲了許多女人的心,可是「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我們常誤以為得不到的最好,所以對著其他的女人百般的獻殷情,卻不曾對自己的女朋友同等對待。

「你搜集了『地圖』上每一次的『風和日麗』」,「地圖」是男人所追求的對象,「風和日麗」指彼此間的曖昧。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島嶼」也是另外一個女人,劈腿時剛開始的愛情很激烈與熱情,也帶出了原本的女朋友感情已經不如往昔,已經失溫了,找不到以往的熱烈感情。

「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土耳其」是指自己的女朋友,遺忘了當初相愛的感動,遺忘了以前的種種。

「你流連『電影』裡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這裡的是女友泣訴男友,不想要擁有穩定的愛情,不想要固定的兩人關係,只是遊走不切實際的偷吃。



本文在黑米的迴響 請按我
--------------------------------------------------------
「旅行的意義」歌詞

你看過了許多美景
你看過了許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圖上每一道短暫的光陰
你品嚐了夜的巴黎
你踏過下雪的北京
你熟記書本裡每一句你最愛的真理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動心
說不出離開的原因
你累計了許多飛行
你用心挑選紀念品
你搜集了地圖上每一次的風和日麗
你擁抱熱情的島嶼
你埋葬記憶的土耳其
你流連電影裡美麗的不真實的場景
卻說不出你愛我的原因
卻說不出你欣賞我哪一種表情
卻說不出在什麼場合我曾讓你分心
說不出旅行的意義
勉強說出你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離開的原因 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


星期五, 1月 19, 2007

我看見了愛情的味道

今天我發現班上的小帥哥右手手心畫了一個愛心,愛心裡面還寫了字,寫什麼字他不好意思讓我看,不過在上課的時候他對著手心上的愛心親了一下,可想而知手心中那個愛心裡面的名字,一定是自己喜歡對象的名字。

愛情的味道,就這麼飄散開來了。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六, 1月 13, 2007

混沌

我開始相信,好朋友之間存在一些無法割捨的情愫。

最近看了一部美國影集,劇中四主角是再好不過的朋友,然而私底下卻存在一種無法切割的愛戀,某個人一直深愛著另一個人,卻深深藏在心底,而另外一個又與其中某個人如同戀人般的親密與熟悉,可是擁有那樣密不可分的關係,卻不是一對戀人,如膠似漆的兩個人,明知到自己無法失去對方,對方不在了便失魂落魄、魂不守舍,可是他們單單只是好朋友,只是好朋友嗎?

朋友之間存在的關係令人匪夷所思,你不喜歡一個人,又如何能成為朋友。朋友間存在了那麼一點微妙的關係,我們可以清楚的瞭解對方的個性,在聚會中某個人出現,一定能夠笑聲連連,少了某個人就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似的。我甚至開始懷疑朋友間一定會出現愛情,只是能否跨越界線,或者依然徘徊在模糊邊緣,在那分不清的地帶遊走。

朋友聚會常會出現的狀況,就是「跟隨」的遊戲,也就是自己是因誰而前往赴約?也許朋友間就是彼此依附,依存的關係就是那麼令人摸不清處,也許某個人一直默默守著自己,自己卻渾然不知,而自己卻愛著某個人,只是尚未意識到那就是愛情。

星期六, 1月 06, 2007

死巷

什麼時候,你能清楚的感受到心臟「砰!砰!砰!」的跳動,億萬彩券開獎的剎那?面試的時候?還是喜歡的人從旁而過?靜待你的答案,在你張開嘴唇的那刻,我的心跳聲彷彿雷擊那樣的震耳。

我被困在籠中,水卻已淹到嘴巴,我只能用我那扁遢的鼻子,搶最後的一口氣,因為滅頂的殘酷就擺在眼前,由不得自己的不願。假裝冷靜卻事跡敗露,只能用笑容矯情掩飾,雙頰卻僵到欲凝固的水泥,連眼角的笑紋都站的直挺挺。沮喪總是拔得頭籌,失望也緊追在後,難過卻也窮追不捨,只有喜悅永遠殿後的無奈,我想那就是此刻的心情,高興不起來,也不特別悲傷,反倒鬆了一口氣。

最厲害的殺手,不是嗜血的無情,而是欲擒故縱的讓自己誤以為有機會逃脫,深不知被玩弄在股掌,只是貓逗弄老鼠的把戲。如果你要我的命,請乾脆俐落一刀斃命,不要讓我存有掙脫的想像,存在絲毫奇蹟的盼望,我雙腳跪地求饒您的高抬貴手,留我活口,殊不知您的笑容已將我綑綁,勒緊的繩索,把我的肌膚烙入瘀黑的痕跡,略施力氣刀切豆腐的輕而易舉。

我不幸落入你的圈套,就不該心存僥倖的奢望全身而退,因我早知這是一種只有「死亡」才能結束的遊戲。

愛情結束的時候

愛情什麼時候感到難過,當結束的時候,卻不相信愛情已經結束了,因而感覺受到傷害。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開始想起某一個人,也許是搬家的時候發現了掉在床縫間的紙條,也許在某個節日應該和某人慶祝的時候,也或許無時無刻都在想他,只是自己沒有發現。第一次的時候,你會毫無保留釋放自己的「愛」,爾後的每一次,你開始有所保留的施捨「愛」,這個「愛」的濃度就好像酒精麻痺,需要劇烈的強度才能再度感受到,最終保留而開始吝嗇,也失去了愛,直到某個人將手伸撥開胸腔的肋骨,狠狠地擰蹂你的心,愛人的心才開始跳動,也許那是最後奮力一搏的電擊。

愛情的餘味,彷彿吃了整顆蒜頭,雖然只是淺嚐一口,蒜頭的氣味卻久久不散。結束是一個點,蠟燭燒盡不會復燃,儘管淌了滿滿的蠟,卻沒有了心,人沒有了心,整個人像漫在霧裡,輕飄飄沒有方向,空了。

我不恨你,只是那不是我想要的滋味,雖然眾人都得嚐那麼一次,你卻粗魯的拉扯衣領,舉杯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