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29, 2006

愛情從什麼時候開始

愛情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感到擔心、想念,想到半夜也會失眠的程度,那就愛情嗎?即時過了很久很久的時間,還是會感到心痛,那會是愛情嗎?

愛情開始的時候,我想你不會察覺,就好像菸癮,你不會知道從哪一根菸,開始上癮了一樣。開始抽菸的時候,總不覺得自己會上癮,等到生活離不開菸,上廁所的時候燃了根菸,吃完早餐又一根,等公車的時候又一根,從離不開菸的那一刻開始,從一天兩三根菸的量,增加到一天要一包菸以上,愛情就這樣上癮了,你從無法計算確切的時間點,因為這樣才是愛情。

一見鍾情,我覺得那不是一種愛情,當你都還不瞭解一個人的時候,那怎麼會是愛情,如果那是愛情,那也只是一種脆弱的愛情,我總是以為愛情是累積而成的,每天堆積一點點情感,亦或每天搬離一點情感,就這樣堆積與搬離之間,成就了愛情;可是愛情好像不是那麼容易,容易的是暗戀或單戀,想要兩情相悅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兩個人的心在天秤上絕對無法平衡,因為愛情無能計算。

當你開始想起某一個人的時候,到底那是愛情嗎?還是渴望些什麼?還是...........,我想你心裡有數。

星期四, 12月 28, 2006

熟悉的陌生人

我們無話不談,只是不曾謀面。

在網路時代,有人說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不過卻也有人大聲疾呼,網路將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疏離了。不管近或遠,透過網路的確有某些程度上的便利,尤其即時通訊軟體的影響,我從ICQ的時代,走過了MSN到現在的SKYPE都經歷了。

我認識了幾個人,他們是從ICQ時代就認識了,我想少說也經歷過五年,不過我相信時間還要更久,詳細時間已不可考,彼此透過網路聊天,聊過的話題千奇百怪,從對方還沒結婚到結婚生小孩,也看著小朋友剛出生的照片到上幼稚園,我從大學、當兵到研究所,我想這樣的歷程夠久了,不過儘管我們認識很久了,也只看過彼此的視訊,至少知道對方長的圓或扁。

不認識的兩個人,透過網路的電子郵件、即時通訊軟體聯繫,很容易因為外在的因素失聯,從此銷聲匿跡。有一陣子我故意不上MSN,朋友就會好奇的問我在忙什麼,或怎麼了,他們透過MSN知道我的存在,我離線數日似乎是一種一反常態的行為,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才連續數日不上線;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就如同我天天送一朵花給某人,連續好一段時間,突然哪一天我不送花給對方,對方反而覺得奇怪,如同心理學上的制約實驗。

我們常因為對方的習慣動作自己也被習慣了,一如往常覺得理所當然,如果哪一天對方突然行徑改變了,就會給自己一個暗號,一定發生什麼事情了,朋友的髮型突然改變了,我們會猜想對方失戀了或什麼的,這的確耐人尋味的自己找答案,有時候改變只是純粹的改變,並沒有什麼理由,剪髮與失戀,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

我是一個重度網路使用者,網路也讓我認識了一些熟悉的陌生人。

我喜歡你,可是我不愛你

喜歡跟愛,有天壤地別的差異,有時候我們覺得「喜歡」與「愛」之間很模糊,只不過純粹是一種「感覺」問題。

很多人把「喜歡」與「愛」用能否包容對方的缺點來區分,喜歡一個人不見得能忍受對方的缺點,如果愛一個人那麼甚至於連聞對方的屁都覺得很幸福;可是難道喜歡一個人真得無法接納對方的缺點?愛一個人就能全盤接收沒有異議?不盡然!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界定「喜歡」與「愛」,但是我想那只是中文程度上的差別,兩個是一樣的動詞,是無法分割的情境,所以喜歡也摻有愛,愛也摻有喜歡,就像和麵粉一樣,加有高筋與低筋混合在一起的麵團,是無法強加分開的東西;所以喜歡上一個人,也存在愛的元素在了。

電影「藍宇」的經典台詞:「兩個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了,也就是到了該散的時候了。」用在異性戀上也有所解讀,有時候太熟的兩個人,儘管對彼此有好感,卻因為太熟了,寧願選擇在安全界線上繼續當朋友,也不輕易跨足情人範疇,擔心誤踩地雷,連當朋友都成了尷尬的事情,不管是消極的原地踏步,亦或是跨出了一步卻成了唐突的舉動,都很可惜。

喜歡一個人,我想一定也愛對方,只是無法突破自己的防護罩,考慮了某些因素,而捨棄了「愛」。

星期二, 12月 26, 2006

紅燈右轉

有些時候,明知道有潛在危險,不過卻還是做了。

在我剛學會騎機車的時候,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沒有兩段式左轉的大十字路口,想要左轉,對向的車卻如猛禽野獸蠢蠢欲動的可怕,總在心裡盤算什麼時候是左轉最好的時機,在要與不要之間,於是我錯過了左轉的機會,只好再往前騎到比較小的路口左轉,這種左轉恐懼困擾我一段時間;現在儘管路口有兩段式左轉的號誌,在我左顧右盼下還是冒險行事衝過去。

一起上過課的一位女生,可能迫切需要男人的愛,在網路上找尋一夜情,至於是不是能發展多夜情,或修成正果成為男女朋友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避孕與否,保險套的使用與否,後來她墮胎了,沒有愛情卻也傷了自己,讓自己更狼狽更憔悴,可能當時的意亂情迷,讓人昏了頭,不過這都只是藉口,玩火自焚時已來不及了。

感情博愛是一種高空走鋼索的行為,有些人的感情建立在詭譎的思量中,我們或許從一個人的外表、學歷、背景、家世、收入,利用雷達圖去評估優缺點,斷定這個人是否值得投資作為愛情的交易;如果當對象不只是單單一個人,這雷達圖拓展到一打的人,A的外表、B的學歷、C的背景、D的家世、E的收入等,貪心的各取每個對象其中最好的條件,拼湊自己的所需,也許感情是一種交易,不過這可能淪為黑市,無法攤在陽光底下。

感情對外人而言,無對與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俗話說的:「別人在吃麵、你在喊燙。」分寸的拿捏、火侯的掌控需要睿智。

星期一, 12月 18, 2006

驟然

孤單
彷彿寒流來襲的夜裡
洗完冷水澡
非自主性的顫抖

寂寞
如同雨夜

恣意在柏油路上狂舞
不停

我裹了厚重的毛毯
喝了薑茶
也趕不走我的心冷
體溫失去熱度
脈搏提不起勁
動作開始趨緩
雙眼征然

我需要一點溫度

星期一, 12月 11, 2006

著迷

外表,是愛情中最大的敗筆。外表到底是不是影響愛情的關鍵因素,我想每個人的觀點不同,但我們卻不諱言的闡述,外表是一把能開啟愛情的鑰匙,不過是不是一把萬用鑰匙,就不得而知了。

在參加轉學考的那一個月,我暗戀班上某一個女生,點名的時候迅速在筆記本上記下她的名字,她總是跟一群女生坐在前面的位置,每每上課我坐在後面注意她的穿著,今天穿了什麼圖樣的T-shirt,綁了什麼樣的髮型,我從來沒跟她講過半句話,唯一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則是搭了同一部電梯上樓。

轉學考後,剛開學的某一天,她出現在學校的門口,不過頭髮剪短了,不過仍然不失吸引我的魅力,心想她考到我們學校了,雀躍不已,結果只是單純為了找朋友罷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她了,她的名字我也忘了,那時到底抄在哪本筆記本或是紙條,也找不到了,長相也模糊到想不起來,我們沒有任何交談,不過我卻為她著迷。

我們會為某一個形塑的虛幻,執著與傾心,沒有理由的說服自己,人們常說「感覺」,也許感覺對了,彷彿天空出現了彩虹,或是空氣出現了香味,那樣的美好。

----------------------------------------------------
你將裝滿愛情的瓶子,倒入了整個海洋,把我們的愛情稀釋了,味道淡了,淡到嚐不到愛情的滋味,只剩下鹹味。

星期三, 12月 06, 2006

All or Nothing

在朋友與情人間,不是「All」就是「Nothing」,不是「100%」就是「0%」。

在愛情的世界裡,不是全部、就是什麼都不是。因為渾沌不明的曖昧,是傷人最大的利器,情人與否是一題明確的是非題,而不是需要辯證的申論題,模稜兩可的態度,會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傷痕累累。

在曖昧情愫下,如果你不是真正愛一個人的時候,千萬不要逾越感情的了界線,不要讓對方感覺你在釋放出你的愛情,不要讓人信以為真的癡心以為。最怕的是感情博愛,在朋友與情人間無法劃清界限,踩線犯規,卻又無理的耍賴,深不知已經破壞了整個遊戲的流暢。


如果不是就應該狠下心,不該欲拒還迎讓對方誤以為擁有一線生機,不要害人匪淺而坦蕩自在。
-------------------------------------------
Love should be everything or not at all..

我們在一起的感覺

PayEasy CF ver3的廣告詞:「那一刻,我明白她想要的不是逛街、Shopping,而是我們在一起的感覺!」的確,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勝過很多實質的東西。

相契合的朋友能夠暢所欲言,輕鬆自在的感覺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儘管不說話也好,只要能夠在一起,彷彿能夠心靈相通,藉由在一起的氛圍交談,只要能夠陪在身邊,擁有在一起的感覺,時間再久都會捨不得結束。


兩個人在一起,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享受在一起的感覺,跟自己相契合的人在一起,怕的是時間過得太快,而要結束當下形塑的氣氛而依依眷戀,非到最後時刻,依然貪戀在一起的感覺。

星期三, 11月 29, 2006

他不是魚

我剛從一棟大樓走出來,旁邊有一個魚販在賣魚,推車上用木板夾了三層魚貨,就像三明治那樣,土司就是相隔的木板,餡料就是魚貨。

在魚販賣的第一層一看就像深海魚,很大一片魚肉,掀開第二層也是很多條魚,不過是魚的切面,就像我們在超市看到的鱈魚那樣,當魚販掀開最後一層木板,我當場傻住。

竟然在魚切面的旁邊,有一個很大的「魚貨」,魚販還大聲的說:「這條魚沒有魚鱗喔!(台語)」我聽到魚販這樣大聲的叫賣,簡直是傻眼,因為在推車上最後一層的魚貨,躺著一個穿著軍服的外國「人」在上面,不過大腿以下已經被切除了,本來以為他已經沒有氣息,結果在我看他的時候,他竟然頭稍微抬起,稍微掙扎動一下身體,沒想到他還沒有死。

為什麼魚販會把他當成魚,而且還強調沒有魚鱗,血淋淋的是他大腿以下已經被切除了,而且他還有知覺,並沒有死。


最近幾天一直作夢,都夢見跟婚禮有關係的夢,不過都會出現一個片段,上次是一個在水池中溺斃的人,昨晚是斷腿沒有魚鱗的「魚貨」,這意味這什麼嗎?

星期一, 11月 27, 2006

有志一同的新生代男演員

從公共電視年度大戲「孽子」、舞台劇「慾可慾,非常慾」、到電影「十七歲的夏天」、「盛夏光年」,這些新生代的男性演員,除了擁有得天獨厚的外表之外,並藉同志話題延燒、炒熱知名度,且得到金馬獎的肯定,同志表演儼然成為新生代演員翻紅的機會。

李安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捧紅了傑克格林哈爾(Jake Gyllenhaal)、希斯萊吉爾(Heath Ledger),在各大影展也屢獲肯定,除了名導導戲、演員精湛的演技、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外,我們不諱言的認為,同志議題可被輕易操弄製造話題,當然受到矚目的程度相對的也提高了。

第43屆的金馬獎(Golden Horse)落幕了,張孝全以「盛夏光年」入圍了金馬將最佳男配角、最佳新進演員提名,同劇的演員張睿家同樣入圍了最佳新進演員提名,並且拿下第43屆最佳新進演員獎;去年楊祐寧以「十七歲的夏天」同樣拿下該獎項,他們的演技凌駕於其他共同角逐的演員?當然評審的角度,當下的氛圍的確會左右了獎項,更何況只要是比賽就有一定不公平的爭議。

我們無須把同志情節中的愛情、性愛視為富挑戰性的看待,不管相愛的兩個人是同性或異性,他們的愛情都是一種純粹的愛情,不同的是同志之愛,擁有了更多的壓抑情緒、邊緣化、甚至於污名化,那樣的心境對於演員來說才是種挑戰,如何詮釋不被社會認同的愛情,連最簡單在公共場合牽手都成為一種難堪的舉動,那才是重點。

在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同志電影備受矚目,越來越多的新進演員因同志演技嶄露頭角,都是可喜的事情,不過這背後我們應該關心的不單單是電影票房,而是電影背後所要表達的意念。

---------------------------------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二, 11月 21, 2006

藝術?設計?

我想一個人的外表給人的感受是直接的,我們從一個人的言行舉止、談吐,可以臆測幾分對方是從事什麼職業,或是怎樣的一個人。可是外表給人的感覺,是真的可以嗅出幾分味道嗎?

小時候,我真的很愛畫畫,暑假作業、美術課總是幫同學的忙,甚至把他們的繪畫作業包了,小學二年級第一次拿到繪畫比賽獎狀,上了國中我還是很愛美術,也代表學校參加雲林縣繪畫比賽,國中畢業的時候也報考了嘉義高中美術班,在學科不好,術科也沒特好的情況下,當然沒有順利的考上美術班,後來想唸嘉義高商的廣告設計,不過被我媽阻止了,而唸了中區五專某一所工專的工業管理,當然唸得很痛苦,參加轉學考又考回自己的學校,也就苦撐了五年,很多工廠實習的課程、作業、測驗,都是我同學幫我完成。

專科畢業後,沒有設計背景的自己,所以捨棄自己喜歡的視覺傳達設計系,而陰錯陽差考了上了翻譯系,每次拿著空白錄音帶去上口譯課時,看到學校媒體設計系的學生在校園寫生,實在羨慕非常、甚至是嫉妒的要死,在戰戰兢兢苦撐活撐下終於畢業了。

退伍後,報考研究所時,的確想過報考中原大學商業設計所,也把考古題研究了一下,不過為了節省報考研究所一校一千多元的報名費,最後我只報考了目前就讀的學校,也只報考了一間研究所,所以從專科、大學到研究所唸傳播類組,完全跟藝術、美術、設計沒沾上邊,也許這是一種遺憾,不過想想電影蝴蝶效應,不見得當初唸了藝術相關系所,對我來說一定是最精彩的部分。

雖然沒有唸藝術相關系所,可是卻一直被誤認為是藝術相關系所的學生。以前幫國中同學的媽媽佈置幼稚園,多年後相遇她笑著對我說:「謝謝當初幫我佈置,你現在念美術系喔!」

大學時,在台南北門路配眼鏡,剛走進去店裡面,老闆就說:「你念設計的喔!一看就看出來了。」

月初參加專科同學婚禮後,偕同同學與他未婚妻去拿婚戒,在店裡面幫他們拍了幾張照片,店員就問我同學:「那是你們帶來的攝影師?」我同學跟店員表示,我們是好朋友,店員:「不過看穿著打扮,很像造型師之類的。」

朋友的未婚妻說:「你一看就是那種會穿著短褲、夾腳拖鞋的那種,超級隨性藝術家的樣子。」
---------------------------------------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Max(台南孔廟)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Bonnie(大雅路)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六, 11月 11, 2006

2004年的夏天

我們都想成為教師,所以我們相遇了。
因此讓研究所生活,充實也精彩多了。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五, 11月 10, 2006

在乎

每個人都希望被在乎,就連懵懂的小孩也是。

當老師必須注意聆聽每個學生跟您講的話,儘管再瑣碎、芝麻蒜皮的事情,都必須豎起耳朵仔細聽進去,因為對他們來言,告訴老師這分享的動作是極其重要。

採訪敷米漿的時候,他表示在簽名會的時候,會仔細端詳每一位讀者的臉孔,並竭盡所能記住每位親臨讀者的姓名,也許記不住一百位讀者的姓名,也要記住五十位,就算一位也好,當再次碰面時,可以不假思索的叫出對方的姓名,讀者必倍感窩心,因為他被喜歡的作家在乎了,也許敷米漿這樣的作法,充分運用了心理、人性的本質,可是不啻為一種好方法,因為我們都需要被在乎。

兩個人中,即使簡單的挑選電話號碼,女方問:「你覺得123456789的號碼好,還是987654321的號碼好?」不管女方挑選了哪個號碼,男方應該覺得很高興,因為被在乎了,因為在乎,所以連簡單的選擇題,都需要您的意見。

因為在乎,所以在乎對方的感受,我們要珍惜這樣的存在感;千萬不要淪為自私的佔有與掌控。
-------------------------------------------------------
謝謝你在乎我!


《幸福連拍》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二, 11月 07, 2006

結婚賀詞

幫伊鎧寫的賀詞

昨日,我們是婚宴上的客人;
今日,我們是婚宴上的主人。
我們將用幸福的調味,款待每位親臨的賓客。

愛情在時間中醞釀、發酵,
終釀成香醇的喜酒,
我將開瓶舉杯吆喝,
邀大家共襄盛舉。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日, 11月 05, 2006

好久不見

兩場婚禮,對我而言彷彿同學會般,畢業至今,我沒參加過任何專科聚會,或私底下的活動,除了屈指可數的幾位,對其他同學而言,我是銷聲匿跡了,同學幫我計算時間說:「七年不見了!」

《強哥與我,對我消失、流浪漢造型最表強烈!》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伊鎧與我,屈指可數有聯繫、見面的專科同學》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四, 11月 02, 2006

震耳欲聾的沈默

電話轉到語音信箱不得其門而入,這下子我該如何找到你,從Google搜尋找線索,過濾搜尋可能的任何資料,哪一筆會是你?

你沒有隻字片語是一種刺耳的聲音,在我耳裡迴盪,你高分貝對著我的耳朵大吼頓時耳鳴,你說話的音頻時失去了規律,聲音慢動作的穿過耳膜,傳導我的大腦。

原來沈默是一種最殘酷的回答,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我拒千里之外,那麼輕而易舉,而我只能摸摸鼻子的自討沒趣,不然會落入更狼狽的處境,我不要這般灰頭土臉,我想保留一點點尊嚴,儘管我是受盡委屈無可宣洩,我也會故作堅強,好讓你相形見拙。

星期六, 10月 28, 2006

窮爸爸新聞事件

近日,新聞出現許多單親窮爸爸獨力扶養小孩的事件。在這新聞事件的背後,隱藏了多少令人鼻酸的親情,與現實殘酷的無奈。

從「單親父吊籠餵稚女」、「窮爸爸半夜攜女路邊討債3000」、「單親爸、過動兒吃住計程車」這三個社會事件,我們可以探討幾個問題。

一、台灣社會福利無法照顧真正需要幫助的個人、家庭。
在這三則個案的社會事件,當事人都是獨自撫養小孩,而缺乏穩定的經濟收入,卻是爆發事件的主因,當事人並非好吃懶做的父親,他們都渴望擁有一份穩定正當的工作,可是我們的社會局、各縣市的就業輔導站,無法媒合適切的職缺,一個以勞力賺錢階層的人,是很難透過這個管道獲得一份穩定的工作。

沒有一技之長,憑藉勞力工作的人,在外籍勞工大量引進下,工作機會被壓縮到幾乎沒有生存的空間,在不對等的台灣職、工環境,已經無法達到平衡的機制,當資方只願意聘僱低廉的外籍勞工時,那麼台灣的勞工該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立足的位置?

勞工局美其名的職業訓練,為輔導就業的民眾,可是當生活都成了問題,儘管補助費用政府予以減免,可是試想當一個吃都吃不飽的人,怎麼有力氣去長時間的學習一個技能,「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這個口號大家都懂,可是在教他釣魚的時候,請給他一些魚吃,否則還沒學會釣魚,他就餓死了。

二、貧困單親家庭,孩子教育與人格發展。
以教育心理學來說,孩子在每一個教育階段都有「黃金期」,在這個階段的學習對腦部發展有其關鍵性,錯過了黃金期,學習會比同年齡的孩子差距倍數拉大。若從發展心理學研究來談,零歲至六歲是兒童語言、人格、智力、社會化發展的重要階段,更是腦部發展最重要的時期,這階段的孩子需要父母細心照顧,才可以使孩子能與外在環境互動學習。

在這事件中的小孩,有發展遲緩、注意力缺陷過動症、語文障礙現象產生,雖說這樣的學習缺陷,與家庭環境不一定有絕對的關係,卻有必然一定程度的影響。單親家庭的小孩,被迫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成熟,在缺乏單親環境可能衍生孩子的不安全感與疏離感,所影響的層面甚遽。

三、社會局介入安置與親情被迫分開之間的衝突。
社會局擁有專業的輔導教師、社工,可協助孩子的安置與輔導,並尋找適合的寄養家庭庇護養育,為了讓孩子能夠在比較健全的環境下成長,可以滿足孩子外在的需求與滿足,然而這樣的安置動作,雖然滿足孩子在生理上的不虞匱乏,殊不知在孩子心理上的空洞。

社會局以安置之名,行強奪之實。至親被迫分離,內心的煎熬非當事人所能理解,「吊籠父」淚眼婆娑的訴說:「好孤單!」在社會局剝奪親情的殘酷行為,與妥善照顧孩子生活之間,是否能有緩衝或更好的方式,因為無法割捨摯愛,豈能讓社會局理所當然的暴行而分開,這要回歸到開始的問題,穩定的經濟收入才是解套方法。

政府在一個政策的實施,所需要考量評估的層面,需要透過長時間精確的分析與各層面的考量,否則輕率的態度會讓台灣社會問題,如骨牌效應般整個都垮了。
------------------------------------------------------
今天看到接二連三的窮爸爸新聞,吊籠父透過新聞說:「好孤單!」在每週週末同住規定時間未到,就急著想把小孩接回來, 卻無功而返,讓人不禁眼眶泛淚,享受天倫之樂應該是理所當然,卻被限制在規定之外,情何以堪。

星期一, 10月 23, 2006

秋天

時間
太陽單獨下降
從門前
走過一條很長很長的路
為了尋找一顆心
由石頭做成

嘗試
需要一點時間
看世界
透過不同的眼睛看

每當我看見你時
別過頭
窺視

但是當我們見面時
好像不能轉移

每當你離開時
我的心
就像落葉
放在手心
一揉
就碎了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四, 10月 19, 2006

論文受訪者

截至目前為止,寫論文中訪談是我獲得最多的一部份。

在Blogger認識劉哲廷,從「您是不是一位詩人?」開始了我論文的訪談,雖然跟劉哲廷在網路已經認識半年或者更久,但是要面對面進行訪談還是有種陌生的恐懼,與其單槍匹馬不如約朋友壯膽,大學同學Doreen就陪我一同,到了敦南誠品時,我還認錯人,實在是對劉哲廷網路上的臉孔有點模糊,直到劉哲廷從背後叫我,簡直尷尬到了極點。

於是進行我論文的第一場訪談,詩人許赫、劉哲廷,劉哲廷總是戴網球帽、一副粗框眼鏡,這樣的裝扮也把臉遮了大半,還是對他的長相有模糊感,訪談時發現他的嘴巴很小,很像我研究所同學Lion,和頸部的一個刺青。後來參加了他們的社團「玩詩合作社」活動,才逐漸對劉哲廷的長相有清晰的刻畫,而那場聚會更是一場震撼,也見到了「莫宇一方」的莫方,之前在Max口中曾聽他提及的莫方,這次見到了本尊。至於,許赫,他身上可以找到一種幽默,對他的感覺就是忙忙忙。

須文蔚,東華教授。在我開始進行論文搜尋時,他就是一個很顯眼的研究先驅,嘗試與他聯繫並無下文,直到我指導教授翟本瑞引薦才有機會進行訪談,訪談以Skype進行。

墾丁男孩。在詢問記者朋友Gary推薦訪談者,他給了我「
到世界末日那邊野餐」的網站,也就是墾丁男孩的網站,後來Max告訴我他住台南,於是就馬上寫信給墾丁男孩,也很快的得到回應,我很高興因為台南要比台北來的近多了,老是跑到台北訪談很累。墾丁男孩,外表看起來就像一個男孩,雖然年紀相仿,不過我看起來顯然比他老了十歲,他人很隨和,訪談沒有壓力。

林斯諺,中正研究生。他是一個寫推理小說的新銳作家,他有種靦腆,話也不多,不過對推理有程度上的熱愛,很敬佩寫推理小說的作家,故事的架構思維總是耐人尋味。

夏霏。劉哲廷幫我引薦的作家,這不是我第一次見到夏霏,在之前「玩詩合作社」的活動已有一面之緣,不過訪談時她剛做完瑜珈,打扮很樸素輕鬆,卻有一種氣質,她講話速度很快,可以談的東西也很多,給的東西也很精彩,因為彼此間有共同的朋友劉哲廷,所以當天我們聊了很久,直到店關了,還意猶未盡,也可能是同校的學生,有種親切感。

優格。夏霏幫我引薦的另外一位作家,也跟我同校,剛見到她本人,微捲的頭髮,白晰的皮膚,漂亮的臉龐,感覺有種冷的感覺,不過在暢談後,發現她有南部人的平易近人,講話的腔調讓我想起林慧萍,長相酷似多位明星臉,楚謹、范瑋琪、李若彤。

銀色快手。在我開始進行論文搜尋時,他也是一個出現率很高的作家,之所以會對他感到興趣,是因為他喜歡研究日本鬼怪或比較玄的事情,正好我喜歡靈異鬼怪之說,當然更加對他寫的東西感興趣,與他也是利用Skype訪談,訪談中他所聊的東西跟某些理論不謀而合,也得到一些不同的想法,對我的論文可以提供一些不同的觀點。

敷米漿。之所以開始注意到敷米漿,是因為幾年前去採訪紅色文化,發現他的新書海報,海報拍的很像偶像,不諱言他臉蛋還不錯,而且我討厭喝米漿,直覺「敷米漿」是米漿的一種。剛見到敷米漿本人,覺得他長得很像混血兒或原住民,挑染的頭髮與深邃的臉蛋、落腮鬍渣,就覺得很迷人,難怪出版社一開始會以偶像的形式包裝他。他講話透露出一種很順其自然的想法,不過確有某種程度上的執著,有些觀念也值得推崇,在閒聊中聊到一些靈異很玄的事件,讓我津津有味,也讓我起雞皮疙瘩毛毛的感覺,沒想到他對很玄的事情也有所涉獵。

藉由論文訪談,訪問了九個詩人、作家,訪談中獲得很多想法,也有機會進一步認識對方,能與他們面對面的對話感到高興,尤其暢所欲言更感到滿足,讓我開始愛上這種訪談的感覺,如果論文沒有期限,希望可以繼續訪問下去,也許我該走出版這條路,謝謝接受論文訪談的朋友,謝謝!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二, 10月 17, 2006

渴望的幸福

你的手在我頭髮上打個旋,我抬頭看著你,內心想著這樣的舉動是一種親暱。

你躺在我身邊,我弓著身面對你,看著你隨呼吸起伏的胸口,我將手環著你,用指尖在你腰際遊移,你輕聲的問:「怎麼了?」我搖搖頭,只是此時此刻能躺在你身邊,我覺得幸福。我用手胕撐起頭,另一隻手輕掃你的眉,這麼貼近你、看著你,有種不可言喻的滿足。

彈簧床的柔軟,稍一屈身,彷彿水波泛起了漣漪,我怕觸動了你,用慢動作來減輕晃動,躡手躡腳的起身,陽光已從紗般的窗簾射入,我的眼光掃過房間每一個角落,堆疊滿溢的垃圾桶旁,還有幾瓶揉搓瓶身凹陷的啤酒,書架上或站或躺的書,洗衣籃裡成堆的衣服,電腦桌散亂的筆、紙,此時你還賴在床上。

我站在陽台,環顧四周的景象。秋天的早晨,太陽並不熱,徐徐的風吹著,我望著遠方,你躺在房裡的床上,這一切都好平凡卻也幸福。

歡樂牛排(民雄店)

朋友湊在一起就有「歡樂」..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被動

在愛情中你是不是一個被動的人?只等待對方開口,守株待兔的等待對方採取行動,消極的被動,用自己靜默的態度,去撥弄一曲名叫等待愛情的旋律。

主動的人甘心冒險,承受那樣的刺激。雖然腎臟腺體的激增,忐忑的心讓細胞死了幾百隻,換來的結果可能是心臟停止一陣冷風吹過,卻也練就了強健體魄,心臟更強了。

等待對方回應的過程,彷彿聯考放榜查榜那樣的心情,既緊張又害怕、期待又擔憂,希望自己榜上有名,卻也可能名落孫山的悲慘。

暗示,是不是一種好的方法?每個人的解讀不懂,遲鈍的人看不出箇中的奧秘與端倪。

被動的人享受別人的主動,落得輕鬆,卻也容易失去更多機會,錯過了就不復存了。

星期四, 10月 12, 2006

We're back to be strangers

隕石衝撞大氣層
高速摩擦的光熱
你見著了曙光
我碎裂的痛苦
激發的光
稍縱即逝

彼此
交會的一點
是唯一的一次
從此
各自找尋方向

星期一, 10月 09, 2006

「Trick or Treat」的紅衫軍

紅衫軍的Trick or Treat:
1. 以跨過濁水溪大做文章,刻意將台灣區域化。
2. 為了不被標籤化,被迫無法穿紅色衣服。
3. 紅軍嗆扁新聞媒體充斥成為第四污染源,疲勞瘋炸。
4. 嗆扁高分貝,魔音穿腦。
5. 嗆扁路罷,還我路權。
6. 天下「圍」公,難堪的國慶。
7. 以無限期抗爭,求再次罷免,浪費資源天價。

在嗆扁與挺扁拔河聲勢戰,有更多的民眾既反對嗆扁也反對挺扁的造勢活動,政治運籌帷幄的矯情,扼殺了所謂的台灣民主政治,所謂的民主政治必須不侵犯他人自由,但嗆扁與挺扁衝突中民主政治蕩然無存。

陳水扁周遭瀰漫貪官污吏的陰霾,民眾質疑陳水扁的清廉,以不理性的方式欲求理性的訴求,豈能如願?

政治的紛擾擾民,請還給民眾一個平和的空間。

星期日, 9月 24, 2006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

台北縣消防局救助隊員韓宏裕日前參加游泳訓練,卻因為兩名助教對韓生微弱的求救聲充耳不聞,並硬拉拖離池邊、並強壓水中的泯滅殘暴,導致韓生腦死。

這是一種訓練?這是一種將生命玩弄的戲謔。韓宏裕:「我要呼吸啦,大哥。」「我要呼吸。」韓生都已經舉白旗求饒,希望兩名嗜血的助教能夠高抬貴手,饒他一命,助教卻罔顧人命拼命的將韓生壓入水中,韓生當時是多麼驚恐,為了求得一線生機,儘管氣弱游絲用最後了力氣攀附池邊、浮管,卻又遭助教往死亡之路送。

兩名助教是兇手、影帶鐵證如山。從這樣的訓練過程,可以顯而易見洞悉台灣在專業訓練時,是多麼不專業,將生命當作兒戲的挑釁死神;國外的水域救生泳訓同樣嚴苛,但要求專業、溫和,絕非台灣訓練的粗暴,助教硬拉入水中並把人壓入水中,實在令人無法恭維與認同,這是一種訓練,而非謀殺。

至此悲劇發生,消防局竟企圖隱匿事實,瞞天過海,並說謊不打草稿將責任推給已經腦死的韓生,直到影帶曝光,事實公諸於世,才無可辯駁的坦承罪刑,令人髮指。

---------------------------------------------------------------
在這樣的虐殺事件下,很快的在新聞熱度過後,更大的新聞中掩蓋,而逐漸遺忘「我要呼吸」的悲劇,當局應該記取教訓,將台灣的訓練專業化,在嚴峻的訓練下,講求人性,推翻「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自欺欺人的謊言。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1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2

星期六, 9月 23, 2006

痛苦的愛不是愛

喜歡一個人若彷彿味蕾嚐到膽汁,只要一丁點兒汁液的刺激,就苦得臉部五官扭曲,眼淚狂流。如果對你的愛是那樣的苦澀,是不是就該喝杯水,沖淡這樣的感覺,因為痛苦的愛不是愛。

在愛的氛圍裡,我們都是霸道的流氓,想要掌握些什麼,得到些什麼,不容許別人一同分享的獨佔。可惜我不是兇狠的流氓,流氓不該有成全的思維,不該有這樣的仁慈寬容,逞兇鬥狠我學不來,所以我放開手,窩囊的退出,轉身離開,可笑的是我根本沒有擁有過分秒的時刻,有的只是我痴人的狂妄。

我被你捅了一刀,我沒了感覺,眼裡傾洩鮮紅的瀑布,涓流成河流向大海,積聚一處紅海,孤單的人會在此停留、自刎,嗜血的水味道有點酸,是正月的梅子。

-------------------------------------------------
我將愛的座標標示在我們未來的路上,以防不會迷失在混沌感情裡,可藉由經緯輕易的找到你。

星期日, 9月 17, 2006

星期三, 9月 13, 2006

我們都很冷

我們都很冷
不過我的冷跟你不一樣
我是冬天裡吹來的寒風
雖然冷還有一點點溫度

而你的冷
卻是阿爾卑斯山的冷
連空氣都很冷

你需要一點溫度
我緊握著你的手
給你一點體溫
我要抱著你

讓你感受溫度的存在

星期二, 9月 12, 2006

你不知道的愛情

我從不知道幸福可以這樣滿溢。

在夏日烈日曝曬,安全帽悶得頭髮都沁出汗水;在雨天迎著大雨,行駛中雨滴彷彿千萬顆石頭往臉上砸;冬天寒風刺骨,風都穿透了外套與手套,全身冷得直打哆嗦;而你坐在機車後坐,雙手環抱,緊緊的,我能感受到幸福在我身邊。

最高興的時候,我會立即想與你分享,讓你感染我的喜悅;在情緒沓亂的時候,我想聽聽的你看法,即刻打電話給你,其實我可以自己處理得很好,不過我還是想要告訴你,因為我在乎你,我在乎你的感受,所以當下,我要讓你知道,此刻我的心境。


當別人用浪漫刻畫出幸福,我只是平凡的在你身邊,沒有多餘的色彩,填滿你的生活,也許我不能給你煙火般燦爛奪目的精彩,也許我不能在你精心打扮的時候,開車接送你,讓你委屈的坐我的機車,壓壞你的髮型,吹花你的妝,但我希望你能瞭解,我傾巢而出的愛,儘管我不說。

pouring

天撐起了一把黑傘
卻遮蔽不了你的滂沱
沖掉我對你的執著
帶走我對你的思念

星期六, 9月 02, 2006

alone

我在颱風眼往下跳
潛入你的眼淚
嚐到那一點點鹹

我在你的頭髮裡迷路
撥開千頭萬緒的悶
言語起舞
勒住了我的脖子
深痕一圈圈狂繞
奮力一抽
我暈了

星期五, 9月 01, 2006

last year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從國際少運會搶國旗,看中國的野蠻暴力

日前泰國曼谷舉行2006國際少年運動會,台灣榮獲金牌肯定於頒獎之際,中國代表卻蠻橫搶奪,台灣金牌選手披在身上的國旗,頒獎時中國代表一男一女又再度搶奪我方選手國旗兩次,中國粗暴搶旗與我方護旗發生激烈拉扯,引起全場譁然,我方嚴正譴責大陸代表的蠻橫與暴力。

代表台北市政府擔任團長的副市長金溥聰,對中國代表提出最嚴厲的抗議,且說出:「難道暴力是你們(中國)唯一的選擇嗎?」,結果中國代表竟說:「YES」。從此事件,可以看出中國仍處在未進化的野蠻時代,教育出野蠻民族,在這體育賽事中,運動家精神蕩然無存。

中國欲以「和平」的方式,將台灣據為己有,笑裡藏刀的伎倆,在此事件露出馬腳,中國所謂的和平方式是最激烈的暴力。中國對台灣的粗暴蠻橫,搶旗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這樣粗暴行徑怎能讓人信服中國嘴裡的和平統一,中國險惡的詭計毫不諱言的自掌嘴巴。

中國的野蠻國際袖手旁觀,台灣難道只能孱弱的抵抗中國的霸凌?聰明的台灣人在藍綠與反扁倒扁撕裂下,早該團結齊心了。



相關新聞:
金溥聰:搶國旗是小鼻小眼的動作
國際少年運動會 大陸搶國旗引爭議
國際少年運動會我譴責遭搶國旗
國際少運會搶國旗事件 扁:兩岸認同矛盾

論文訪談

感謝小寶許赫Elan、Doreen
謝謝~

《Doreen&Me》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日, 8月 27, 2006

這些年

0~10歲
-我母親騎腳踏車載我去托兒所,騙要去上廁所,獨留我一個人回家去了,我用盡吃奶的力氣大聲哭嚎,從此我開始上學了。
-托兒所的娃娃車每天會來載,我脾氣也很拗,就是不想去,當然又是一件討打的經過。
-生平第一次手脫臼;跟幾個小毛頭在三合院玩,結果被拐了一腳,摔倒手脫臼了。治療時,只有痛的回憶,每天穿衣服更是痛苦、痛不欲生。
-硬幣卡食道事件;差點慘死輪下事件,不再贅述。
-生平第一次拿到繪畫比賽獎狀,奠定對美學藝術的熱愛。
-拿到第二張朗讀比賽獎狀,當時老師特別強調「ㄦ」的發音。

11~20歲
-因為我父親不是家長會長,把畢業典禮致詞的機會,拱手讓給家長會長的女兒,明白現實的殘酷。
-能力編班考試,僥倖編入了升學班,開始我痛苦的國中生涯。在升學班苟延殘喘,每次考試後,手跟屁股都腫起來。
-每次作文分數都很高,讓我擁有一點小小自信。
-聯考沒考上嘉義高商廣告設計,我姊幫我付了重考班的學費。
-隔年也沒念嘉義高商廣告設計,選擇了中區五專的工業管理,不愛工科轉學又考回自己的學校;不過因此暗戀轉學班上一個女生,點名時偷偷記住她的名字。
-不知什麼勇氣,專二找了同學做搭檔去參加畢業典禮主持人甄選,結果賺了一個免費便當,稚嫩的表現敵不過夜間部幹練的學長姊。
-沒什麼生活費,開始我滷肉飯+貢丸湯的生活,當然是隻瘦皮猴,178cm/55kg。
-為了賺生活費,開始拼命投稿賺稿費,好讓自己能夠吃好一點,同學笑我是文匠,是為了錢而寫。
-因為校刊社寫稿有稿費,所以順理成章進入校刊社,直到當上社長,不過卻差點讓我遭記大過,幸好跟老師的關係好,在一些老師聲援下,我免除記過卻遭停社一學期。
-學校論文比賽屢得名次,成為我賺零用錢的管道。
-不喜歡工科,熱衷社團,專三嚐到被當掉的滋味,之後發憤圖強,不容許自己再被當,專科五年歷年成績挺進前六名。
-每次走過公佈欄,每年都看到長榮招生海報,立志要考上長榮翻譯系,因為我想要去長榮航空當空少。
-搭上了最後一屆成功嶺大專集訓。
-室友每個人都甄試上二技,我卻沒甄試上,獨自一個人準備插大二技。

21~28歲
-真得實現夢想,我這個破英文,考上了長榮翻譯系,開始了我英文文盲、中文白癡的翻譯生活,自己唸翻譯卻要同學當我的翻譯,幸好有教授Jeff跟同學Doreen、Mary、Jasmine幫助我渡過恐怖的翻譯階段。
-研究所落榜,入伍報效國家,入主步兵學校彈藥庫,讓我瞭解了各種彈藥,卻也相對壓力有點大,不過是同袍眼中的爽缺。
-退伍後,發現工作真難找,因緣際會至中科院當企劃,瞭解公務員的腐爛,不過中科院的風景很棒。
-考上研究所,辭去中科院的工作。
-研究所課程、教育學分、家教打工,蠟燭三頭燒,雖然是邁向流浪教師之路,卻也認識了一些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