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06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

台北縣消防局救助隊員韓宏裕日前參加游泳訓練,卻因為兩名助教對韓生微弱的求救聲充耳不聞,並硬拉拖離池邊、並強壓水中的泯滅殘暴,導致韓生腦死。

這是一種訓練?這是一種將生命玩弄的戲謔。韓宏裕:「我要呼吸啦,大哥。」「我要呼吸。」韓生都已經舉白旗求饒,希望兩名嗜血的助教能夠高抬貴手,饒他一命,助教卻罔顧人命拼命的將韓生壓入水中,韓生當時是多麼驚恐,為了求得一線生機,儘管氣弱游絲用最後了力氣攀附池邊、浮管,卻又遭助教往死亡之路送。

兩名助教是兇手、影帶鐵證如山。從這樣的訓練過程,可以顯而易見洞悉台灣在專業訓練時,是多麼不專業,將生命當作兒戲的挑釁死神;國外的水域救生泳訓同樣嚴苛,但要求專業、溫和,絕非台灣訓練的粗暴,助教硬拉入水中並把人壓入水中,實在令人無法恭維與認同,這是一種訓練,而非謀殺。

至此悲劇發生,消防局竟企圖隱匿事實,瞞天過海,並說謊不打草稿將責任推給已經腦死的韓生,直到影帶曝光,事實公諸於世,才無可辯駁的坦承罪刑,令人髮指。

---------------------------------------------------------------
在這樣的虐殺事件下,很快的在新聞熱度過後,更大的新聞中掩蓋,而逐漸遺忘「我要呼吸」的悲劇,當局應該記取教訓,將台灣的訓練專業化,在嚴峻的訓練下,講求人性,推翻「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自欺欺人的謊言。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1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2

4 則留言:

瓦特比 提到...

這類的狀況在軍、警、消最容易發生,我在當兵時見很多了,只是沒有出人命而已。

莫維平 提到...

瓦特比
爆發出來都是冰山一角

不是道歉下台
就可以解決這樣的悲劇

局長引咎下台
消防局員工一人一花送局長
還離情依依不捨
看起來真的很諷刺
在死者家屬眼裡
情何以堪

Transcendent Emperor 提到...

除了震驚和譴責,到最後就是事不關己或是被淡忘。

莫維平 提到...

Transcendent Emperor...
生命不該
在三言兩語的道歉與下台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