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31, 2006

窒息的愛

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最彌足珍貴的東西,就要從眼前消失了,你會用什麼方法竭盡所能的去挽回,如果那樣東西是「愛情」,那麼在不知所措惶恐的剎那,你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

大學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朋友,有一天我發現他手腕上的傷,原來是在初戀分手後的記錄。那種自殘的方式,到底是一種要脅,或是一種手段,還是一種把戲,也許既是要脅、也是手段、更是把戲。

以死相逼的戲碼,跳脫戲劇活生生的呈現在你面前,那樣的震撼應該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心頭難免揪了一下,慶幸我的生活中沒有這種燙手山芋,否則我可能折壽半世紀。一直有耳聞,分手後以死為一種談判的籌碼,企圖想挽留已經變質的愛情。我不懂,不復以往的心,有需要挽回些什麼嗎?談分手,其心已不在了,硬是要留個軀殼在身邊,是一種心理的補償作用嗎?還是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不願別人分享呢?

最近,又聽朋友提到剪不斷、理還亂的孽緣,控制操弄以達到離譜的境界,想要隔絕心不在的情人,斷絕其人際關係,不然就以死相逼,跨坐高樓的窗台、用背包的背帶勒緊自己,這樣的舉動,想要挽回心不在的情人反倒弄巧成拙,是將彼此的距離更推遠了一些。

以死作為一種武器,卻不知大勢已去………………….

星期一, 1月 23, 2006

男人30

3月20日,我就要滿28了。

有點慌了,自己不再年少,不再是當年的青澀男孩。當自己開始被稱作男人,宣告跳脫少年的保護色,開始要對自己負責,壓力也日漸沈重。

幾日頹廢,就滿臉鬍渣,硬得像鋼絲,卻也見年紀;再過幾年我就要邁入三字頭的階段,而現在的我一事無成,研究所尚未畢業,學貸負債20幾,一個人來去,什麼也沒有,未來更見茫然。

父親的鬢角斑白,母親日漸走樣的身材,都已訴說青春的過往,仍依舊辛苦的賺錢,幸有我哥分擔經濟重擔,而我卻是家裡最幸福的人,年近28尚在學,慚愧不已。

未來就在不遠處,不容我迷途。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二, 1月 17, 2006

Loving and Leaving

在愛情的迷漩中,你是否能勇敢去愛與瀟灑離開呢?

去年的情人節的晚上,一名男子在樓下大喊「OOO,我愛你!」好奇的掀開窗簾一角,看看是哪個勇敢愛的人,在情人節的夜晚浪漫以對。

如果我與樓下的男子角色互換,我想我可能沒那種勇氣,在宿舍樓下大喊「我愛你!」很多人的愛情,總在曖昧中揣測對方的想法,裹足不前的猜心。

大學執編畢冊,我大刀闊斧的將那年的畢冊以「分手」為主題,並以「分手」作為那年畢冊的封面;引起了一些漣漪,耳語不斷,人們怕畢業隨即分手,以「分手」為畢冊主軸,恐成詛咒。

分手,是一種離開。立意表畢業,好事者卻自中圈套,落入自己的胡同。在愛情中,難人可貴便是擁有愛的勇氣,而害怕拖泥帶水的不乾脆。

分手,一定會心痛,然,歹戲拖棚也就不值了!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一, 1月 16, 2006

星期四, 1月 12, 2006

閱讀讓我有力量

出版是指選擇文字、圖像、影音等方面的作品或資料進行加工,用印刷、電子或其他複製技術製作成為印刷製品、縮微製品、多媒體影音製品等各類載體,並可供出售、傳播的過程。簡言之,出版就是選擇作品複製發行。

而閱讀則是接收出版的資訊,在台灣多的是視覺被動接收的閱讀者,人們往往整天在電視前觀看電視,手中握有主控權的遙控器,看似主動卻反被駕馭。現今的紙本出版不復以往,紛紛轉向電子出版尋找契機,然我這個世代,紙本閱讀仍是主流,儘管網路使用率攀高,往往不習慣在電腦螢幕前大量閱讀,不過下個世代一出生就以電腦網路為伍,線上閱讀可能成為主流,紙本閱讀為輔。

藍芽、網路、電子紙張的問世,隨手隨攜閱讀終成趨勢,誰能先掌握先機,必成明日之星。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春天不遠

擁簇的蜂
訴說春天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二, 1月 10, 2006

到底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忘記一個人

到底要花多久的時間
才能忘卻一個人

如果世上真有夢婆
請賜給我您熬煮千萬年的湯藥
我想要遺忘

如果失憶是一種病
那麼我甘願承受那種遺忘的苦
也好好將你的記憶
徹底的抽離

我的表情添加了苦澀
苦到面部猙獰
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滋味
我也希望就此喪失味蕾
讓我平淡無味
無謂你給我的悲苦
無畏你給我的哀愁

星期一, 1月 09, 2006

想你

兩個人
究竟可以在一起多久
時間空間
阻隔不了感情嗎

感情的投注
彷彿壞掉的水龍頭
點點滴滴的流洩
想要栓緊
卻怎麼也扭不緊
分秒的傾流
終匯成汪洋

要如何讓潰堤氾濫的水
一夕之間
乾涸
怎能抑制防堵洶湧的思念狂潮
我辦不到

雖然
不能留你在身邊
我卻努力的想捕捉住你的一切
你留在抽屜的紙條
捨不得揉掉
你遺留的香水
我保存著
你用過的筆
還插在筆筒
你說過的話
我一直銘記著

我反覆反覆的想著
你在房裡走過的每個地方
思索著
你做過的每個動作
我很恨自己
為何在這個時候
記憶如此清晰
想要放
卻也放不開
糾纏著

思念的線
一圈圈的將自己綑綁
越繞越牢
越纏越緊
勒得我喘不過氣
緊得讓我無法呼吸
我是這麼作繭自縛

空間斜對角

對角線
原是兩點間最近 距離
然而
處在沒有終止點 空間
斜對的兩點
竟了無止盡劃過空間
沒了終點
背向的距離
怎能匯成一直線

星期五, 1月 06, 2006

改頭換面

一直想把BLOG改頭換面
所以費盡心思想要些什麼
今天又修改了一番………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星期四, 1月 05, 2006

陳昇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是喜歡陳昇。

他每年都會有跨年演唱,有一年我在電視上看陳昇的跨年演唱,他唱了一首「不再讓你孤單」,簡單的吉他伴奏,沒有矯情的唱歌,我愛上那種悲傷的旋律,於是我買了生平第一張CD,陳昇的精選「魔鬼的情詩」,也就開始喜歡陳昇的歌。

聽他唱歌是一種感覺,讓人感受那樣的氛圍。

我的打工

我是一個沒錢的學生,在有限的零用金中,如何開拓生活費,從一個人在外地唸專科開始。

有一天,走過公佈欄發現張貼一張徵文海報,學校校刊社例行的徵稿,看到入選刊登有一、兩千元的稿費,我的眼睛為之一亮,回到宿舍當晚就開始寫文章,投稿後,就一直期待公佈獲選的文章,後來幸運的入選了,也領到一千二的稿費。從此每個學期校刊徵稿,則成為我例行賺工讀金的管道,小說、散文、新詩我都不放過,多則可以領個六、七千元,少也有個兩、三千,當然也有全軍覆沒的時候,同學都笑稱我是量產的文字機。後來自己也參加了校刊社,製版、寫稿都有稿費,學校每學期也會舉辦論文比賽,所以林林總總,稿費是我專科零用金的主要來源,不過蘋果日報的稿費最好賺,一篇2000元;也曾因投稿認識了另外一位朋友,他還寫信去雜誌社詢問我的基本資料,信件輾轉到我手中,後來通信一陣子就沒下文了。

專四,終於可以搬出學校宿舍,那年暑假我就跟我另一個同學去補習班應徵工讀,沒想到一個補習班的應徵陣丈會那麼大,10個左右的分班主任坐在第一排遴選工讀生,50幾個人應徵者搶8個工讀機會。在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實在很緊張,不過底下卻因為我的自我介紹哄堂大笑,後來因為班主任覺得我很活潑又會畫POP所以錄取了,我同學也被錄取了,開始了我第一份打工。

專五,去幫忙學長開的巨采廣告公司,其幫畫家劉其偉出了一套紀念電話套卡,時薪100元,當時賺得很開心,也見到畫家劉其偉,那些廣告公司的設計師,爭相跟劉其偉合照,我想那些合照,現在應該很有紀念價值了,因為劉大師已經辭世了。那時候開始我豁然開朗變得很健談,所以跟那些設計師姊姊混得很熟,拿薪資的時候,她們還跟我開玩笑,製作一張捐贈的收據,佯稱把我的薪資捐贈出去了。

大學時期,賣過電腦便利商店、網咖,研究所時期也在衣蝶東京超市、週年慶簽帳、家教、內政部的問卷、全國電子。

家教,是一個很特別的打工經驗,我教他國、英,數學由他身為數學教師的老爸指導,我的家教學生,他數學很好,國、英則是差強人意,每次教過的國字、單字一定都會忘記,總要幫他做有趣的聯想,以便能讓他記得更多生字,他國文與寫字很差,總要連哄帶騙,說什麼女生喜歡寫字漂亮的男生之類,讓他拿筆寫字。有一次他要交作文,寫不出來求救於我,我教他一句一句的聯想,再稍微幫他潤飾,結果他作文得到最高分,被老師貼在公佈欄上,然而他的國文老師還是看出蹊蹺,知道有幕後黑手,但讓我氣結的是,他的國文老師竟認為我一定是嘉大的學生。我家教學生因作文被獎勵了,他高興了好久好久。他也常拿一些很難的數學特地考我,或問一些很奇怪的生活問題,每當我講出答案,他就覺得很扼腕,講錯答案他就很得意。教他兩年,他告訴了我很多秘密、很多事情,與女朋友間的交換日記,家裡的事情,我也成為他們親子關係磨擦頻繁的潤滑劑與橋樑,後來他開始依賴我,其父母制式、溺愛的管教下,我成了他吐露心聲的對象,後來種種因素,我割捨了兩年培養的師生情誼,辭去了家教,雖然他有點被寵壞,不過是一個很可愛的男孩。

全國電子,算是我所有打工中最融洽的了。也可能我38多話的特質吧!很容易跟別人打成一片,剛開始要站一整天,腿實在超酸的,酸了一星期腳才比較能適應,其實會跟他們打成一片,是因為他們年紀跟我相仿,也沒什麼架子,店長人長得美又很愛開我玩笑,沒有客人的時候就打打鬧鬧開開玩笑,偶爾我還幫副店抓頭髮,開學時我離開的時候,他們還依依不捨,煮湯圓給我吃,整個寒假打工感覺都很棒,後來偶爾我也會去找他們。今年寒假,店長又打電話叫我回去幫忙了,不過可能不能去全國電子打工了,因為2月就要去實習了。

好人&人很好

我喜歡好人,並且人很好。

很多人總是會問:「你喜歡怎樣類型的人?」我覺得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不過想要具體的回答卻並非易事。以外表的歸類是一種非常模糊的定義,因為每個人的形容與觀點不盡相同,而人們往往總是以外表的解釋,形容自己欣賞的類型。

外表的俊美,每個人都喜歡,然而同樣是美的定義,卻有N種看法。我總覺得吸引人的應該是對方的特質,更勝於來自於外在的形貌。

有人總是形容自己喜歡「陽光型的男孩」,所謂的陽光型的定義,每個人的看法迥異,也許是一個擁有燦爛笑容的男孩,也可能是一個喜歡戶外運動的男孩。

有人總是形容自己喜歡「甜美型的女孩」,所謂的甜美型的定義,你我的看法很可能有落差,也許是一個溫柔文靜的女孩,也可能是一個笑容滿面的女孩。

看法有可能是聯集或交集。我不太喜歡回答「你喜歡怎樣類型的人?」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當你見到一個人的時候,認識了對方,你就能知道,喜不喜歡對方;也因為自己其貌不揚,外表已不再是主要的考慮因素,有別人喜歡自己已是慶幸了,又怎需要去劃分,我喜不喜歡對方的類型?

星期一, 1月 02, 2006

我吐了

今天是第五天了。

頭痛欲裂,眉宇之間酸楚,彷彿孫悟空的緊箛咒,狠狠把我的頭勒緊,痛苦難耐。昨天早上反胃,一鼓作氣把所有吃下的早餐全吐出來,酸敗的殘渣,更令我作噁!

我不敢再吃醫師給我的藥,我不敢再吃任何東西,怕會吐出巫婆絞盡腦汁熬煮的五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