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9, 2005

ET today.com

詐騙猖獗,你還能相信誰?
2005/08/31 00:17
-----------------------------------------------------------

近日獲得一份訪談工作,內政部兒童局「94年台閩地區兒童少年生活狀況調查」,其依配額抽樣進行訪談,凡是曾利用問卷進行論文資料分析的研究生,一定能體會問卷的回收有時後會困難重重,但卻是研究結果重要的關鍵。

日前,當我開始拿著嘉義市東區訪談名冊進行訪談時,被其中一名訪談樣本的家長,懷疑我是詐騙集團成員,面目猙獰對著我大肆的咆哮,我倍感委屈,內心也很嘔,為什麼我會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為什麼他這麼情緒激動對我大呼小叫,直打斷我的話,一點都不讓我辯駁,想出示內政部公文、證件,也一一被回絕了,我只能忍氣吞聲直道歉,我到底何罪之有?

詐騙集團的猖獗,騙術不斷推陳出新,相信很多人都一定收過或接過詐騙集團的信件或電話,我就曾多次接到操著奇怪口音的女子,利用電話訪問要求留下基本資料,我一再婉拒留下個人資料,對方卻極力遊說將有精美禮物贈送,在我堅持下我掛斷電話。隔日,又一操著奇怪口音的女子,又要向我進行電話訪問,只是這次公司頭銜改變了,昨日是電腦公司,今日改為科技公司,在幾個簡單問題回答後,對方又聲稱有精美禮物餽贈,要我留下個人資料,我故意跟他周旋留下假資料。我很納悶,難道換個公司頭銜,我就會上當嗎?

或許較機警的民眾,接到疑似大陸口音女子電話,就開始懷疑對方談話內容的可信度;不過,我相信也有很多民眾,不疑有她便留下個人資料,事後可能接到一連串的詐騙信件或刷卡名目,進而吃虧上當了。遭詐騙的事件時有所聞,我研究所同學的父親也因接獲詐騙集團電話而匯款給歹徒,其佯稱綁架我同學且勒索三十萬元,並以恐嚇的口吻逼我同學父親匯款,更要求不能掛斷電話,不然其女兒便有生命安全之虞,一旁的母親同時間趕緊打電話與我同學聯繫,卻因為上課中無法接聽電話,便轉向學校求證,卻因為學校應變措施太差、太慢,沒有當機立斷馬上到教室轉告我同學,反而在事件發生後半小時的下課時間轉告,當然我同學的父親,護女心切,與歹徒討價還價後還是匯款了6萬元,這該怪誰?學校應變能力太差?詐騙歹徒的狼心狗肺?

在我被訪談家長破狗大罵、惡言相向後,我開始思索,在詐騙猖獗的現今社會,還有底多少民眾,相信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無不抱持高度懷疑、不信任的態度,連人情味濃厚的嘉義,我都吃了許多閉門羹,這該怪誰呢?是我長得太像詐騙集團?還是受訪者的情緒控管問題?還是怪詐騙集團的猖獗?或者是政府相關單位的無能?
--------------------------------------------------------------
我真的很想唱「太委屈」
朋友安慰我「家有惡犬」

題外話
很巧的訪談對象
有我國中的理化老師
跟他都十年沒見過面了

4 則留言:

Wenli 提到...

不要想太多,現在每個人都已經越來越像一座孤島,那種障壁不是很容易跨越的。

莫維平 提到...

銘鍾...
嗯阿
現在很多人都很冷漠
想當年
我為了插大
要去文化大學
結果我在大亞百貨前
詢問路人怎麼坐車上陽明山
問了40分鐘之後
才好不容易有人告訴我
在台北車站的另一面搭車
所以
那時候
我就覺得
台北人的無情冷漠我見識到了

不過現在應該很多人都很冷漠
心裡是寂寞+孤單+冷漠
讓在鄉下出生的我
越來越不習慣

不過
還有另外一些人
很熱情
對人又好
像我去訪問
很多人就請我喝飲料

Max 提到...

才不是每個台北人都那樣咧

對了 收到信了嗎?
星期五就寄出了

莫維平 提到...

Max.......
當然不是每個台北人都這樣
每次我講這件事情的時候
一些台北的朋友
都會對我抗議
說..
如果當時我遇到他
他必定很熱心

我覺得應該是一種氛圍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