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7, 2008

愛情勒戒

以為不會上癮,所以我肆無忌憚的吞噬,一而再再而三,享受那種迷茫飄飄然,彷彿沈浸在霧中那樣。

直到有一天,我上癮了,想要的時候嚐不到,就開始全身不自在、坐立難安,甚至出現了幻覺;不可能會出現在同一個場域的東西,突然間全都出現了,昨夜夢見「台北101」被太空梭撞倒了,記者隨即在災害現場連線,沒想到其中一個記者還是我的前同事,那樣時間、場域,胡亂安排。

以為在夢中才會顛倒是非,才會錯亂場景與角色,沒想到夢境竟然延伸到現實生活中,妳無時無刻的出現,或坐或躺或臥,妳就這樣賴在我身邊,不過我知道我病入膏肓,出現了幻覺,我只要伸手一撈,就馬上可以戳破眼前的假象。

每一次我都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了,從今以後我會過著沒有你的生活重新開始,可是上癮,豈能馬上就斷,每每下定決心,卻輕易的被摧毀,敵不過孱弱的意志力,於是又沈淪了,我想我中毒太深,必須靠某些強制性的控制,才能脫離目前的自我麻木。

我咬著牙、沁著汗、流著淚、身體不斷的顫抖,臉上的五官扭曲不成人形,彷彿頓時沒了空氣,或吸到毒氣,那樣痛苦到瀕臨死亡,在斷氣掙扎的前一刻。

請把我的手腳綑綁,也把我的心掏出來、大腦剖開,不需要用麻藥,讓我面對這樣的痛楚,因為妳是無法掌控我的,我只是一時迷離,才會步入你的陷阱,妳給我的快樂,只是膚淺短暫的。

明知道不好,卻又無法把持,是不是該強制勒戒,重新開始!

星期五, 10月 24, 2008

四萬元

我把裝有四萬元的紙袋丟上已開的火車,而我卻來不及上車在後面追趕著,直到火車消失在我的視線,我慌張了,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因為這四萬元對於窮人的我而言,何其重要。

這四萬元是我省吃儉用好幾個月存下來的,這四萬元我可以吃上好幾個月,這四萬元可以讓我還八個月的助學貸款,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做好多好多的事情;我慌張的打電話給臺鐵的工作人員,希望能找回這四萬元,可是他們來回找了好幾回,還是沒見著那裝有四萬元的牛皮紙袋,而我恨死那個拿走我四萬元的人,開始生自己的氣,為什麼會把錢先丟上火車?

夢中,我都急到想哭;醒了,鬆了一口氣,幸好只是一場惡夢。

四萬元對陳水扁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零頭,黃睿靚吃幾頓飯就花光了,陳志中飛一趟美國都不夠;而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吃八百頓飯,這四萬元可以讓我往返嘉義66次都還有剩,這四萬元對我還來說可比陳水扁的四百萬還重要,因為他好像有好幾億,而我存款卻寥寥無幾,助學貸款還要還三年。

上個月中了兩百元發票,讓我欣喜若狂,盤算著這兩百元足夠我一天的三餐,這意外之財已經讓我開心許久,而樂透好像不眷戀窮人般。

星期六, 10月 18, 2008

Doreen's wedding

Doreen專科跟我同校,後來一起考上長榮翻譯成為同班同學,她是一個愛笑的女生。
Doreen-1
婚禮

星期五, 10月 17, 2008

Rainbow

原本心情是沮喪與失望,但在步出大樓後,看到天空一座超大彩虹,頓時覺得一切都是美好的!!

昨天,你也看到了天空的彩虹嗎?
rainbow-1

星期五, 10月 10, 2008

I adore you

Volvo XC90廣告歌曲Melpo Mene / I Adore You,這是一首具有吸引力的歌曲,低聲吟唱有點像呢喃。

----------------------------------------------------------------------------------
莫維平翻譯,送給喜歡這首歌的人(轉載翻譯請註明來源)。

I adore you
我愛慕著你

Lost in a daydream of blue
迷失在藍色的白日夢裡
And I feel so free
我感覺如此的自由
And then It's like I fall from the sky
於是我彷彿從天而降
Everything that I see is you
你是我眼裡的一切
And you should know that I'm
你應該知道我的存在
Thinking about what you said
思索著你曾說過的隻字片語
When you held my hand
何時你才會牽起我的手

Oh I adore you
喔!我愛慕你

Now we are older and
現在我們逐漸變老
Things disappeared somehow
事情悄然的消逝了
And I was thinking that maybe
於是我思索者
We'd stand a better chance If we met today
倘若我們今日相逢,我們會有更美好的命運
I find myself talking to sharks
我發覺我獨自與鯊魚對話
On my way to an island and still
我的目的地是座島嶼

I adore you
I adore you
I adore you

I was young I was old
不管年輕與否(無時無刻)
And we were in we were out
不管陷入或抽離(無時無刻)
I wanna see I wanna see it all
我見我想見
I wanna die I wanna die
我甘心此刻死亡
Sweetheart Sweetheart
甜心!甜心!
I thought I saw I thought I saw a light
我想我看見了曙光
See it now see it now
就在此刻

星期四, 10月 09, 2008

用愛打敗不景氣

這樣的善解人意、體貼的女孩,讓人心動。

------------------------------------------------------------
她說,情人節提早過,玫瑰可以多買一點,大餐可以多吃一些。
她說,電影院豪華情人座,沒有我肩膀舒服。
她說,我親手做的禮物,才是全球唯一限定版。
她說,喜歡我騎車勝過開車,因為,她可以一路緊緊抱著我。
她說,有時候和我待在家裡,比出門更浪漫。

我是鄉下人

新生開學時,同學Simon看到我的穿著打扮,誤以為我是台北人,所以先入為主認為我不好相處;朋友Gary站在對街看著我,然後告訴我,你看起來像台北人,不像鄉下人。

人總是有些刻板印象,未審先判的定奪,我們總是以常理的判斷,而妄自下了結論,彷彿某些刻意安排的劇情一樣,你認為是兇手的對象,往往卻是代罪羔羊的受害者。

也許某些形象,容易塑造出某一種氛圍;也或許是某一種特質,讓人可以清楚感受到某些氣息。在愛情故事裡,每一個角色都有既定的形象與個性,故事結構永遠不變,只是換了場景與名字,結局永遠千篇一律,儘管有些作者會刻意安排,多種不同的故事結局,還是跳脫不了某種模式與框架。

在訪談敷米漿時,他說在寫小說時會將某些朋友,刻意互換彼此的名字,也就是在同一個名字,卻產生了不同的個性,也就是類似某些靈魂互換的劇情般。簡單來說,把林志玲布蘭妮(Britney Jean Spears)名字互換,林志玲頓時從端莊、睿智、美麗的形象轉換成驚世駭俗、失常、脫序的迥異個性,塑造出一種戲劇性。

在愛情裡,我是鄉下人,土裡土氣、笨手笨腳、不起眼與平凡,很容易被忽略了。

雙魚座的男人

別人說雙魚座的男人,是一個濫情的戀愛高手,可是為什麼我這隻雙魚卻愛情滯銷,在愛情乾涸的海,靜待死亡。

德國電影「這個男人,女人要!」(The man women want / Mann, den Frauen wollen, Der)再次談到好男人、壞男人哪種特質的男性較受女性青睞,同時也間接證實「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個愛情理論,美國一項科學研究也指出,「黑暗性格分數越高的男子,女人緣越好。」

電影男主角Max體貼、愛做家事、仁慈,是一個擁有好男人特質的男性,儘管受到外人的讚許,卻缺乏女人緣,於是他改變好男人的形象,成為桀傲不馴的壞男人,卻能擄獲芳心,贏得眾多女性的青睞,不過結局還是好男人終成眷屬。

女人在說:「好男人不是結婚了,就是GAY!」卻同時廣發好人卡,實在令人矛盾。可能是我不夠好、也使不上壞,所以不能像壞男人一樣,把女人玩弄於股掌;也不能像電影主角一樣獲得青睞。

星期六, 10月 04, 2008

見面後座力

你有沒有那種經驗,在赴約的路上開始懷疑,為什麼要見面?

見面,只是一個開始,那麼接下來呢?你要的只是單純的見上一面,還是為了見面的後續發展?有時候,思緒總是比動作慢半拍,當打電話約了對方見面後,開始反問自己,為什麼要撥這通電話,為什麼要約見面,到底想要怎樣的結果?

也許,我真的只是純粹想見一面;也許,我也期待些什麼,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想見面。可是為什麼心中會泛起一種矛盾的想法,見了面又如何?突然想起朋友在聚會結束後告訴我,他不想繼續和某人見面了,因為喜歡對方,可是卻不能做些什麼時,每見上一次面,心裡就會糾結一次,害怕心中那種複雜的情緒,所以他決定不想再繼續見面了。

其實,見面只是單純的一種動作,可是我們總會預設、想太多,所以見面也不再單純了,成為一種情緒糾結的開始;不過,我跟我朋友不一樣,儘管心中會有所糾結,我還是會想見面,因為見面讓我開心,那怕分開後的失落。

初次見面是數年前,希望下次見面不是數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