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06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

台北縣消防局救助隊員韓宏裕日前參加游泳訓練,卻因為兩名助教對韓生微弱的求救聲充耳不聞,並硬拉拖離池邊、並強壓水中的泯滅殘暴,導致韓生腦死。

這是一種訓練?這是一種將生命玩弄的戲謔。韓宏裕:「我要呼吸啦,大哥。」「我要呼吸。」韓生都已經舉白旗求饒,希望兩名嗜血的助教能夠高抬貴手,饒他一命,助教卻罔顧人命拼命的將韓生壓入水中,韓生當時是多麼驚恐,為了求得一線生機,儘管氣弱游絲用最後了力氣攀附池邊、浮管,卻又遭助教往死亡之路送。

兩名助教是兇手、影帶鐵證如山。從這樣的訓練過程,可以顯而易見洞悉台灣在專業訓練時,是多麼不專業,將生命當作兒戲的挑釁死神;國外的水域救生泳訓同樣嚴苛,但要求專業、溫和,絕非台灣訓練的粗暴,助教硬拉入水中並把人壓入水中,實在令人無法恭維與認同,這是一種訓練,而非謀殺。

至此悲劇發生,消防局竟企圖隱匿事實,瞞天過海,並說謊不打草稿將責任推給已經腦死的韓生,直到影帶曝光,事實公諸於世,才無可辯駁的坦承罪刑,令人髮指。

---------------------------------------------------------------
在這樣的虐殺事件下,很快的在新聞熱度過後,更大的新聞中掩蓋,而逐漸遺忘「我要呼吸」的悲劇,當局應該記取教訓,將台灣的訓練專業化,在嚴峻的訓練下,講求人性,推翻「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自欺欺人的謊言。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1
「我要呼吸」虐殺事件影帶2

星期六, 9月 23, 2006

痛苦的愛不是愛

喜歡一個人若彷彿味蕾嚐到膽汁,只要一丁點兒汁液的刺激,就苦得臉部五官扭曲,眼淚狂流。如果對你的愛是那樣的苦澀,是不是就該喝杯水,沖淡這樣的感覺,因為痛苦的愛不是愛。

在愛的氛圍裡,我們都是霸道的流氓,想要掌握些什麼,得到些什麼,不容許別人一同分享的獨佔。可惜我不是兇狠的流氓,流氓不該有成全的思維,不該有這樣的仁慈寬容,逞兇鬥狠我學不來,所以我放開手,窩囊的退出,轉身離開,可笑的是我根本沒有擁有過分秒的時刻,有的只是我痴人的狂妄。

我被你捅了一刀,我沒了感覺,眼裡傾洩鮮紅的瀑布,涓流成河流向大海,積聚一處紅海,孤單的人會在此停留、自刎,嗜血的水味道有點酸,是正月的梅子。

-------------------------------------------------
我將愛的座標標示在我們未來的路上,以防不會迷失在混沌感情裡,可藉由經緯輕易的找到你。

星期日, 9月 17, 2006

星期三, 9月 13, 2006

我們都很冷

我們都很冷
不過我的冷跟你不一樣
我是冬天裡吹來的寒風
雖然冷還有一點點溫度

而你的冷
卻是阿爾卑斯山的冷
連空氣都很冷

你需要一點溫度
我緊握著你的手
給你一點體溫
我要抱著你

讓你感受溫度的存在

星期二, 9月 12, 2006

你不知道的愛情

我從不知道幸福可以這樣滿溢。

在夏日烈日曝曬,安全帽悶得頭髮都沁出汗水;在雨天迎著大雨,行駛中雨滴彷彿千萬顆石頭往臉上砸;冬天寒風刺骨,風都穿透了外套與手套,全身冷得直打哆嗦;而你坐在機車後坐,雙手環抱,緊緊的,我能感受到幸福在我身邊。

最高興的時候,我會立即想與你分享,讓你感染我的喜悅;在情緒沓亂的時候,我想聽聽的你看法,即刻打電話給你,其實我可以自己處理得很好,不過我還是想要告訴你,因為我在乎你,我在乎你的感受,所以當下,我要讓你知道,此刻我的心境。


當別人用浪漫刻畫出幸福,我只是平凡的在你身邊,沒有多餘的色彩,填滿你的生活,也許我不能給你煙火般燦爛奪目的精彩,也許我不能在你精心打扮的時候,開車接送你,讓你委屈的坐我的機車,壓壞你的髮型,吹花你的妝,但我希望你能瞭解,我傾巢而出的愛,儘管我不說。

pouring

天撐起了一把黑傘
卻遮蔽不了你的滂沱
沖掉我對你的執著
帶走我對你的思念

星期六, 9月 02, 2006

alone

我在颱風眼往下跳
潛入你的眼淚
嚐到那一點點鹹

我在你的頭髮裡迷路
撥開千頭萬緒的悶
言語起舞
勒住了我的脖子
深痕一圈圈狂繞
奮力一抽
我暈了

星期五, 9月 01, 2006

last year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從國際少運會搶國旗,看中國的野蠻暴力

日前泰國曼谷舉行2006國際少年運動會,台灣榮獲金牌肯定於頒獎之際,中國代表卻蠻橫搶奪,台灣金牌選手披在身上的國旗,頒獎時中國代表一男一女又再度搶奪我方選手國旗兩次,中國粗暴搶旗與我方護旗發生激烈拉扯,引起全場譁然,我方嚴正譴責大陸代表的蠻橫與暴力。

代表台北市政府擔任團長的副市長金溥聰,對中國代表提出最嚴厲的抗議,且說出:「難道暴力是你們(中國)唯一的選擇嗎?」,結果中國代表竟說:「YES」。從此事件,可以看出中國仍處在未進化的野蠻時代,教育出野蠻民族,在這體育賽事中,運動家精神蕩然無存。

中國欲以「和平」的方式,將台灣據為己有,笑裡藏刀的伎倆,在此事件露出馬腳,中國所謂的和平方式是最激烈的暴力。中國對台灣的粗暴蠻橫,搶旗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這樣粗暴行徑怎能讓人信服中國嘴裡的和平統一,中國險惡的詭計毫不諱言的自掌嘴巴。

中國的野蠻國際袖手旁觀,台灣難道只能孱弱的抵抗中國的霸凌?聰明的台灣人在藍綠與反扁倒扁撕裂下,早該團結齊心了。



相關新聞:
金溥聰:搶國旗是小鼻小眼的動作
國際少年運動會 大陸搶國旗引爭議
國際少年運動會我譴責遭搶國旗
國際少運會搶國旗事件 扁:兩岸認同矛盾

論文訪談

感謝小寶許赫Elan、Doreen
謝謝~

《Doreen&Me》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