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06, 2007

死巷

什麼時候,你能清楚的感受到心臟「砰!砰!砰!」的跳動,億萬彩券開獎的剎那?面試的時候?還是喜歡的人從旁而過?靜待你的答案,在你張開嘴唇的那刻,我的心跳聲彷彿雷擊那樣的震耳。

我被困在籠中,水卻已淹到嘴巴,我只能用我那扁遢的鼻子,搶最後的一口氣,因為滅頂的殘酷就擺在眼前,由不得自己的不願。假裝冷靜卻事跡敗露,只能用笑容矯情掩飾,雙頰卻僵到欲凝固的水泥,連眼角的笑紋都站的直挺挺。沮喪總是拔得頭籌,失望也緊追在後,難過卻也窮追不捨,只有喜悅永遠殿後的無奈,我想那就是此刻的心情,高興不起來,也不特別悲傷,反倒鬆了一口氣。

最厲害的殺手,不是嗜血的無情,而是欲擒故縱的讓自己誤以為有機會逃脫,深不知被玩弄在股掌,只是貓逗弄老鼠的把戲。如果你要我的命,請乾脆俐落一刀斃命,不要讓我存有掙脫的想像,存在絲毫奇蹟的盼望,我雙腳跪地求饒您的高抬貴手,留我活口,殊不知您的笑容已將我綑綁,勒緊的繩索,把我的肌膚烙入瘀黑的痕跡,略施力氣刀切豆腐的輕而易舉。

我不幸落入你的圈套,就不該心存僥倖的奢望全身而退,因我早知這是一種只有「死亡」才能結束的遊戲。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