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13, 2008

段落

我想是心累了,中午躺在床上睡著了,睜開眼睛天已經黑了,喉嚨乾得發火,左肩膀不知名的痛楚,夢反覆真實,不知道會不會和夢情節一樣,我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一個人走在陌生的街上,突然好想找一個人說話,可是卻又不想讓他看穿我的心思,那種矛盾與掙扎,在在交錯著。在每個句點後,又會重新開始一個段落,隨著逗號、分號、刪節號等,發展出另外一個情節的故事,原以為可以落下句點結束,卻又無奈的開始。

想要離開遠遠地,讓自己放逐,就像天空的雲,任由風的帶領,那樣恣意自然,如果能隨著風飛過那層層的高山萬巒,我想眼前會是一片開闊。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不是因為我與眾不同,而是你們與眾不同。

想要的往往不能成真,只存在一種虛無飄渺的想像;孤單彷彿臉上的鬍渣,不能斷定在哪一秒開始就出現了,隔夜更是狂放荒唐!

3 則留言:

YEAR 提到...

好想給你一個擁抱
星期一借我抱一下吧

莫維平 提到...

to:year
你反應感覺比我大!
不過,謝謝你!

year 提到...

替你感到不值得咩
尤其是看到下面那篇
代罪羔羊...
不由得替你唉了一聲
即便我到現在都還覺得莫名奇妙
〈而且我連原因都不曉得〉
又想到我星期五早上的行為
我兇完馬上就後悔了...
阿莫...
要原諒我嘿
不過星期一我堅持還是要借我抱一下
〈不會小氣到連個擁抱也不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