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7, 2008

第二次

這個念頭,早在十幾年就有了,只是一直沒辦法付諸實行。

七月二十日,我終於鼓起勇氣做了這件事情,因為我想要改變的念頭,在我斑駁的軀殼裡早已蠢蠢欲動;九月二十七日,早上八點三十八分,我走兩個月前走過的同一條街與巷,雖然稱不上識途老馬,卻也熟悉整個模式與步驟,我知道流程與程序。

在我深呼吸後,第二次廝殺就開始了,我可以聞到血腥味,我閉上眼睛,讓熬夜的身體得到一點解放;一陣一陣的痛楚,偶爾神經不自覺的抽動,或眼淚反射的流下,我咬著牙,但是眉頭還是微微的皺起,當我醒來,我已無法站穩,卻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灼熱的疼痛,這次我草草的離開現場。

有時候會盤算,這樣值得嗎?可能會有某種程度的後遺症,是的,我開始害怕在白天外出遊走,只能等夜幕才悄然走出。改變是為了換得些什麼,是否也失去些什麼,如果哪一天你發現我變了、不一樣了,那是因為我希望你發現我的改變與不一樣。

6 則留言:

瓦特比 提到...

不懂...到底做了什麼?

vincent 提到...

你是不是住院開刀了啊?

::: 月圓月缺 ::: 提到...

你最近的文章真的讓我感覺到有改變
感情上的蠢蠢欲動?
變得整個人猶豫不決了

無論如何,希望你安好 =)

莫維平 提到...

TO:子源
我是愛情絕緣體~

我,應該還好~
只是有點不安~

::: 月圓月缺 ::: 提到...

別那麽說
絕緣體也會有成爲導體的一天

沒聼過半導體嗎?
加溫后就會成爲超級導體 =p

莫維平 提到...

TO:子源
這麼特別的安慰比喻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