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30, 2006

從女性專屬車廂,看臺灣政策的矯枉過正

在女性旅客抱怨下,與消費者保護團體要求交通主管機關,規劃專屬女性搭乘空間或車廂,以免除性騷擾之虞,及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恐懼。這何嘗不是一種矯枉過正的作法,性騷擾多為個案,也非常態性事件,如此一來,簡直把所有的男性乘客,無端端的冠上色狼之名,許多男性乘客遭「莫須有」定罪。

倘若女性在某單一空間場域屢遭騷擾,是否也將該空間規劃為女性國度,男賓止步的禁令。如果女學生在校園中屢遭性騷擾事件,是否就該此勒令所有男學生、男教職員,退出教學場域,獨留女學生、女教職員繼續在這一場域活動;還是該提高校園安全環境,抓出禍源,以杜絕後患呢?女性專屬車廂政策的執行,豈不是一種治標不治本,顧此失彼的莽撞決策。

在女權運動高談男女平等下,這樣的政策根本就是男女平等開倒車之嫌,也恐有違憲之慮「法律之下人人平等」,這樣女性乘客在自擁性騷擾防護罩下,是否也享有特權,同樣購票的乘客,為何享有不同的待遇,也令人匪夷所思。

在保護女性乘客的美意下,設立女性專屬車廂是否妥當無疑慮,還容業者仔細思量與縝密評估,忌矯枉過正的草率行事。

5 則留言:

Y. S. Lin 提到...

台灣很多狀況都是如此
強調男女平等 卻因而不經意地顯露出男女的不平等
而且誰說只有女性才會被騷擾???男性就一定是騷擾者???

瓦特比 提到...

這樣的安排,
是把男人當作色狼,
把女人視為弱者,
多此一舉。

莫維平 提到...

Y.S.Lin & 瓦特比
這是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作法..
有種義憤填膺的感覺..

Jack Yan 提到...

The bias toward the women’s side of the story in a sexual harassment dispute seems to be universal—it is definitely the case in New Zealand. Fortunately, I do not think we would ever see a gender-exclusive compartment, which would be seen as an admission of women’s failure to look after themselves.

莫維平 提到...

Jack Yan...
在台灣有些政策或措施
乃參考國外的作法..
卻沒有縝密的分析國情與現況
照本宣科
是為人所詬病